楼主 / 作者: 禾芝 / 2021-01-03 18:05
渭河的三条支流

我看得到,那渭河的三条支流,正奔涌着,争逐着,激突着,在陕北的平原上互相裹挟地汇入渭河。

我先看到的是西安的早市。西安的早市藏匿在巷道中,每个清晨早市都先于人们醒来,但当月光浸染,早市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不曾来过没有痕迹,又仿佛见不得月光只得躲藏,被冒烟的大排档之流所取代。

“藏匿”一词许是用的不恰当了,即使早市的时间紧缩,即使早市的空间有限,但没有人觉得那是不够热闹的。从一块不甚醒目的告示牌开始,“T”字形的老街巷,人流涌动,叫卖不绝,这就是早市。

早市是菜市场。但这里卖肉的不多见,偶尔在几个边角地方可以见到一些小摊子,上面挂着几条肉。主要还是都出售一些蔬菜水果之类。蔬菜看着都挺新鲜的但是我没有买的经验。我既没有专属于我的厨房,又没有去问过食堂能不能代为加工蔬菜,于是就失去了这样的机会。水果断然大受欢迎,新鲜的香蕉,即使是价格较低的那种也看不出恼人的瑕疵,籽粒饱满的无籽大葡萄果肉还很瓷实,据汪老先生的《葡萄月令》所载,这硬实的葡萄应当是刚摘下不久的好物,被使劲压上了框一路运来的。号称洛川土生土长的苹果,长得有点怪,却也好吃,圆滚滚的西红柿摆成一座小山。

沿路铺开,红艳的碧绿的深紫的浅黄的,肆意涂抹甚是好看。更为欣然的,这上等的果蔬却总比正规商场的水果要廉价许多,大约在两三块左右。那些包装优雅放在陈列架上的,见了这躺在小车上自由呼吸的果子,还不愧杀。

推着小车的,提着袋子的,来往的人很多,这也寻常,这么好的东西,谁不愿买。不过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至少也是中年人,不需看就知道是老本地人,对买菜什么熟络的很,成日要与商贩打交道的。
我一个大学生,走在他们中间,总以为有些格格不入,既不懂谈价又不会挑选,一见就知道是没有经验的人。哎,终究没有融入到西安市民的生活里去啊!

西安的大型商场是醒目的,远远的与早市形成对照。简约大方的现代派设计,用线条和框架勾勒形体,以玻璃表面打开空间,华丽的雕琢点缀整饬的店面。有的以中空的天井贯通上下,有的层层叠叠至半空同时又深入地下。

它们占据繁华,商场们坐落在最繁华的地段,阔大的广场和宽广的道路成为它们的基石,林立的高楼和贯通的地铁成为它们的外延,仿佛短矮而粗壮的巨树,深扎在整片土地上。它们创造繁华,人流翻涌,以它们庞大的吸力抓住人群,流向它的内部,繁华由此迸发出来,吐出新的生命。如此往复,正应了马克思所谓历史的螺旋式上升之态。西安的大商城粗略一数少说也有十几家,可谓竞争激烈,有的直接建在地铁站的出口,一出站便可进店购物,看得出经营者规划时的良苦用心深思熟虑。

商场展示的是另一个维度的热闹。各式门店尽其可能地在方圆几寸极为有限的空间,无限的点亮它们的商品。它们往往不设大门,直接与外部空间连接打开整个门店的全貌,柱与柱之间不设任何阻隔,表现最大程度的开放迎客兼容并包。有意愿的年轻人,无需顾虑一步踏入便享受全方位的服务。

年轻人们对商场的熟悉,全然不亚于中年人对早市的理解。

商场里人多,尤其是情侣,搂抱的牵手的,在站无虚席的斜向电梯上几乎占了一半。在我家乡的小城镇那里是绝对见不到的。但在西安仿佛是仍旧一个人的我显得有几分奇怪呢。

这一对男生略高,用手绕过女生浅黄色的长发,搭在肩上,女生将头微微向内侧,小声说点什么,我听不清。那一对女方轻轻搂住男方的半身,男方另一只手臂搭在电梯把手上,在电梯的震动下微微摇晃着。情侣们之间的一举一动比我想象中要自然许多,亲近许多,全然没有《追忆西迁年华》话剧中的情人这般腼腆纠缠。艺术与现实总是有差距的,艺术拥有超越现实的权力,但是不可忽视脱离现实的危险。

西安的人多,自然不光有情侣,骗子层出不穷也是一大特色。在文物或博物馆的门口,站着许多野生的讲解员,有时装作正经,但总寻着阴暗拥挤的地方刻意行路,嘴里也总是些商品一类,不见得比我更懂景点些,比起内部可中英双语的讲解,看的出完全不是一个境界。其他景区的骗子亦有各式的骗法,某池的旁门蹲点着几人,穿着端庄一副整洁的面容示人,又自称与官方正规合作,但来的却是一辆出租,将旅客拐到山上,从一道不知名的偏僻到只可能当地人知道的小路绕入山顶,把钱塞进自己的腰包,这样的进款,可不畅快,弄得我亦想做这一回骗子。不过骗子也有技巧,要说谎面不改色要眼疾手快要懂得周旋稳住对手,并不是那么好做,否则不是没人相信就是生意给同行抢去,拉帮结伙也要能力。不知有没有骗子培训班,可以一帮同行聚在一起行骗江湖共同学习进步,同时又被培训老师骗一番。

西安的景点遍布,这为骗子的表演提供了广阔的发展舞台。西安的景点也是一个窗口,透过它,可以看见西安的时间感。完全感受的到,西安,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对它的文物珍惜的很好。

陕西历史博物馆,整洁而典雅的形体,有着恢弘精心的姿色。虽然相对于周围的高楼市镇,它太小太小,若不是在地图上有明确的标记,这样的建筑,平时只在西安的一小块走走是绝对发现不了还有这样一座端庄严肃的博物馆静静的躺在西安中心,即便如此它绝不可忽略不计,甚至不可或缺。西安在时间上在历史上在美上是绝对富足,而博物馆是储存时间之美的地方,对美的祭奠是痛苦的,没有谁愿意完全失去时间感。于是这博物馆啊,就奉国家社会之命,在这里守卫这西安千年的时光。

建筑的外部主体呈白色,内分7个展厅,依着时间,展开历史的画卷。例如杨玉环同款的银香囊,镂雕的外壳,工艺精细柔美,相传杨玉环喜爱弄舞,唐太宗便特命工匠设计打造一香囊。工匠精心打造的香囊,内部可以自由转动,贵妃带上,跟随她的舞姿一同飞舞,又不会洒出其中香料。工匠完成设计的心情如何,我无从猜测,但不妨碍我目睹设计之美,穿透历史的屏障贯通古今。三展厅的玉壶则更为震撼,雕工缜密出如细蛇游丝,层层渲染,宽放处整洁柔美,正前上方玉蟾盘踞,引头开口,似乎要吞吐一川大江。隔着玻璃已有些看不清它细貌。

古代名匠名作的冰山一角已是如此富丽堂皇,使人心向往之,垂身思之,仰面叹之。那历史的原貌中还得有多少精妙绝伦气通鬼神的巨作,不幸未能留存,实在可惜可惜。

现今这渭河的三条支流全然不是平衡而稳定,而是冲突,激烈的博弈,现代化的大浪向这座城市进军,旧式的生活仍以顽强的姿态在街巷里生存,而历史以强硬的手段在市井离劈开一道隔绝的空间。

这三者处在一种微妙平衡,共同编织出目前西安这座城市的整体风貌。城市是多股力量的博弈塑造而成,尤其是西安这座大城,三条支流的力量都是举足轻重。即使是一方缺少一点什么,也很快会因平衡的破坏而被吞没去。但他们仍旧相处着,进入相对的稳定。


年轻人们是愿意去娱乐场所的,博物馆与古迹也常有游玩,但狭窄的街巷似乎就少有。三条支流最终要流到一起去的,它们相互交织的姿态,在我看来有和谐之美。我不愿随意布置的早市被精美的门店和标价所取代,这是生活感的流失;我自然也不计划阻碍商业的发展,这是生活力的降低。但如果是年轻一代的老去把他们退隐到街巷,这种尴尬的相处并不合适。
愿历史、现代与习俗更为和谐的共存。
https://zhuanlan.zhihu.com/p/341560860

2020.10.6
禾芝
1楼 / 作者: svd的少女 / 2021-01-04 23:50
2楼 / 作者: kevenxu1 / 2021-01-06 08:26
要好好保护好历史呢,都是宝贵的财富
返回列表

暂无权限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