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207 | 回复 6

怆怍区好冷>_<啊,这个冬天就让我来当你的小棉裤吧〃∀〃

cihaca

LV.0

楼主
“呐,如果我不在了我会怎样?”
“嗯?”
“我们都会死的吧。”
“也许吧?”
“那不是一定的嘛!认真听我说啊!”

   叶舞有些生气,因为她感觉从来都没有人认真听她说话过。



   叶舞放下翘起的椅子,显得有些泄气。她趴在书桌上,看着窗外。

“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呢……”叶舞看着飞舞的花瓣,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以前在园子里,总会有花瓣掉落,有时叶舞那发丝间,也会不经意间,多了一枚花瓣。这时,就会有一位同伴取下这枚花瓣。


“小叶,这枚花瓣好漂亮。”

“嗯?是吗?”叶舞带着满脑的疑惑,因为在她眼里,这是再也普通不过的花瓣,可以说,这里满园子都是。其他同伴亦是如此,即使这个人每次都这样感叹,他们都不明白,不知道他是发自内心还是仅仅为春天景色所折服……

cihaca

LV.0

1楼
“喂!走了。”
    叶舞感觉到有人在说话,想睁眼但脑袋发昏,眼皮不自主向下沉。
“嗯?”叶舞咪蒙着双眼,直身坐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叶舞才反应过来。
     她看了看四周,一片漆黑,只有一小片光照亮了一张长满胡茬的脸。
“我一直提醒我不要抽烟,现在再不走,我可忍不住了。”大叔说话很平静,但是一直强调时间的紧迫性。
“不要——不要——,我知道你抽的什么烟。”
      夜冥拿着一个小盒子,露出了半截,里面的烟比一般的更细更短,盒子侧面印着神经抑制四个字。
“快点收起来,我知道啦。”
       叶舞加快了整理的速度,夜冥也也将盒子放到胸口前的口袋里。
       她拿起椅子上的风衣,同时,夜冥把叶舞的箱子提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叶舞连忙跟了上去,因为才弄大点的光就一个转背,就使屋子暗了一大半下去。
       出了门,叶舞才发现今天是满月,园子里全笼罩在银色的月色当中。
        才没走几步,房子突然就燃了起来。
“你们也太心狠了点”叶舞露出一丝苦笑,毕竟也有些时日了。
“没事还会回来的。”夜冥还是一样的平静,一样的语调。

cihaca

LV.0

2楼
市场旁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不瘦不高的女子,另一个则是高大模板样的大叔。
“送你到这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嗯……”
“这是委托人给你留下的”
       大叔递给她一个小盒子,女子看了看有些失望。
“那我以后怎么办”
“这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
“怎么能……”
        大叔双手插在兜里,吸着气味并不好闻的烟,从女子的视野中消失。

cihaca

LV.0

3楼
      叶舞在市场走着,虽然一片灯红酒绿,她却没有丝毫在意。人群的喧哗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感觉脑子发晕,直勾勾的看着地面。她默默地走着,没有什么任何目的,不知道要做什么,这是她第一次感到人生没有任何意义,似乎她的一切欲望都被恐惧所占据。
       她从来没想到他居然什么都没留给自己,现在她就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叶舞想想都觉得可怕。
      “要不先挣点钱吧”叶舞盯着眼前招募洗碗工的牌子。
       叶舞有些犹豫,但还是进去了。
       进了门,叶舞才发现这是一间并不怎么好的小饭馆——油腻的地面,油腻的餐桌,一个通往厨房的柜台,还有一个似乎通往仓库的门。餐桌大概十几桌,居然坐满了,叶舞觉得很不可思议。
        “那个……”
        “怎么?小姑娘。”柜台一位记账的大叔瞪着眼睛看着叶舞,恐怕是觉得有点奇怪。
         “我想来应聘洗碗工……”叶舞声音越来越小,眼睛注视着地面,不敢看着对方。

cihaca

LV.0

4楼
“就当临时工来做可以吗”老板露出一丝不纯的笑容。
“嗯……”
       叶舞被领进后厨,里面昏暗又潮湿。地面角落长满了青苔,地面还是一样的油腻。除了她,还有另一个洗碗工。
“小子,你的好日子来了”
“也好不了哪里去”说话是一位男子,他看起来和叶舞差不多年纪。
“你好,我叫京蒽”
"我叫叶舞……"
"京蒽,好好带一下她"
"知道了"
         老板感觉很忙,没说什么话就出去了。
"记得要小心一点,老板不是什么好人"京蒽在老板走后悄悄说道。
         叶舞有些诧异,可能她没想到,但同时有感到一丝幸运。

cihaca

LV.0

5楼
"啊,真是无趣",凌宵坐在店面上,无趣地说道。
    说是小店,其实相当个小型图书馆,一幢四层小楼,长宽各两个店面,在一条不太热闹的大街上立着。
     父母长期在外工作,凌宵就独自在这里守着。附近的人都不是来买书的,平常都坐在店里,但都需要购买凭证,似乎也没有人逃票。
      "你好",说话的是附近的一个女孩,因为住在附近,又因为特别喜欢读书,所以经常来。
      "啊,想找什么书"
      "白夜行有嘛?都说挺好看的"
       "嗯",凌霄从来都不会对书籍进行评价,因为似乎每个人看待书籍有不同的看法。




        ss
        日记
000
000
         1            来自一个颓废的人
          要说我的人生的话,或者说是用一句话来形容我的的人生的话,"只有调味料没有主食",我经常跟别人这么讲。
           好吃的是米饭本身吗?我是尝不出米饭是有任何味道的,只有味精这样的东西,才能激起我的味觉。但是奇怪的是,你不能只吃味精,奇怪的是,你必须加上主食才好吃。
            我的人生就是个错误,倒也不是说怪我,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毕竟谁都是只活过一次,谁都没有第二次,可以说是遗憾,也可以说是借口吧。"毕竟我也是第一次当妈妈,有所不周请见谅",我看到倒有这种情况。
            倒也不是推托,毕竟有人也会说些别人怎样那样的话,你不是可以预防一下嘛,也有人说看书就像经历你没法经历的人生,不也可以获取经验嘛。倒也是,我反正是没有什么高明的话去反驳。但我却就是这样,明明知道的却一点不在意,明明知道的却还是不顾一切。我反正是这样的人,我反正是只有经历过才知道什么叫经历,这样才印在我脑子里,有点怀揣。
              熬夜对身体不好,没错对吧。这铁打板钉上的真理,倒有不人不在意。那拿别人喝咖啡的时间去工作的人,也是经常熬夜的,我是这样想的。
               啊,怎么说呢。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不明白的事情是不会明白的,这样才是对的?第一句倒是个科学家说的,倒有些有些威信。我也觉得。世上的天才多的多,各行各业一抓一大把,人家倒也不是没学过音乐就去作曲,人家也不是没学过数学就去算数,这其中难道有关联?反正我是不知,因为我相信,不明白的事是不会明白的。倒也不是我说的,那个上帝不会掷色子的那个家伙不就这个意思嘛,通俗说点不就是这就是命运啊。巫婆到处说你的命怎样,他的命那样,倒也有些道理。就像太子一出生,你说他要当皇帝也没错?
                 也有人说人生来平等,也有人说人生来不平等。谁知道,他们总不把其中的意思说出来,鬼知道要的是生前还是生后,信佛教的人不会去信其他的宗教(不忠的人倒也能干出这样的事),看谁信自然明白其中意味的道理?谁知道,也没人出来讨个说法,要不是本人说的,真的可信嘛。鬼知道。
                    我的一生就是跟着多巴胺过的,要不笼统一点说成大脑?要说成我自己倒是委屈了肢体,大脑似乎掌握着全体的生死?口中的自己指的是大脑?还是大脑的自称?我是我,大脑是大脑那我又是谁?不同指代有不同分类?但是仔细想想"我"居然是指大脑的说法还是挺恐怖的,我连自己的意识都没有,如何存在这个世上?换个说法就是大脑意识自己?倒不如说大脑被欺骗了?
                     倒底说来还都是搞不懂,我甚至连自己的存在都怀疑。人类有太多未知的东西了。我和佛像都是物质组成,到最后都会回归。知道佛像和我的存在就只有知道我存在的人。仿佛一个你无法感知到自己世界,自己是否存在。对于外在存在,对于自己不确定?那和不存在有什么区别?这样我的人生开始慢慢变得颓废起来,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已经是个彻彻底底的废人了。







             青花落在柳树下,绿水依傍倒插柳。
        山峦迭起倒也说不上,只是一座座小小山丘摆在眼前,没有平地,起起伏伏。这里只有一个荒废的大水库,里面的水都干了,在里面倒也看不出什么。只是梯形大水坝立在这里,一看就知道这里曾是储水的地方。

kevenxu1

LV.2

6楼
小子?
还有,我刚受凉腹泻,来提醒一下秋裤棉袄什么的可以穿起来了
当感觉慢慢冷淡,誓言仍然炙热如火,约束着我的心。
暂无权限

暂无回复权限,你可以登录后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