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335 | 回复 3

锁骑兵SIN——罪人自叙之卷III(修订版)

泪の星辰

LV.5

楼主
我最大的痛苦来源于俩点,其一是认为他人和我一样都遵守并相信道德,其二莫过于执拗地认为人本就应该与人为善。

那段时间,在教室的座位上总会莫名地感觉到视线。
视线来源于坐在教室中间第三排的位置上的姑娘,与我这个左派人士刚好形成一条直线。
在学校里的时候,座位距离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交际圈。
所以我和那姑娘理所当然地没有任何交集。
最开始这种行为让我感到非常疑惑,倘若是一俩次就算了,可无论我在看书抬头,还是在和朋友聊天,那股视线总是若即若离地游弋在我的周围。
天生的好奇心让我开始关注起了那个姑娘。
不高的个子,马尾辫,鹅蛋脸上略有雀斑,五官虽不算特别精致但也显得可爱,拥有着能够让窗外的阳光都能黯然失色的温暖笑容。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那微笑就想投入黑色深井的一道光所以,我像是围绕着亮光的尘埃般,逐渐地被她吸引住了。
那天开始,姑娘的一颦一笑都触动了我的心弦,脸上的傻笑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频繁。
莫名地开始期待上课的时光
开始听以前根本不会去听的流行恋爱歌曲
开始特别地注意自己的外貌举止
时常会努力举手回答弄巧成拙也是只是为了博她一笑
甚至也会在暗地因为她和别的男生走的过近而吃醋。
可笑吧?明明连什么是爱都无法分辨,仅仅是盲目地单方面强加于他人的愿望。
明知有好感也因为苦于自己外貌而不敢靠近目标一步,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沉溺于自我天真妄想的愚笨家伙,维持着那所谓被称为暗恋的,永远得不到回应的感情。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初中结束,大家即将散伙的时候,我做出了一个无比鲁莽的决定。
明明只要埋藏于心底当成自己宝物即可,身后的恶魔却怂恿我向她索求更多,于是我写了张纸条给她,大意是自己很喜欢她,希望她能够明白。
结果不出意料地,被丢进垃圾桶。
也是那个时候才明白,她在关注的那个男生恰好坐在我的后面而已,一切不过是一场误会。
得知了一切真相的我,哑口无言。
不过是青春期那过剩的自我意识作祟而导致的结果,只属于我的美梦就这样迎来了结局
努力想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但果然最后还是忍不住落下眼泪。
啊啊,并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能得到回报
恶魔在旁边讥笑着。
【对于不熟悉的陌生人上来就直接告白,你是对自己的颜值有多自信哈哈哈哈,但是你看看你自己,有什么值得她这么做的理由?凭着那所谓的爱?
是啊,我完全忘记了对于她来说我不过是个只说了三四句话的陌生人
即便如此,我的嘴巴还是不落下风。
……若是不争取的话,连希望都不会有。
【哈哈哈哈哈!人类可真是奇怪啊。明明互相之间是不熟悉的个体,只看到外貌皮毛就自顾自地认定此人,丝毫不顾及当事人的感受,所谓求爱其实和电视上新闻里的杀人一样,从本质上来说根本没有区别
【你懂什么,这世界上哪有比纯洁无瑕的恋情更美好的东西?
……别的我不清楚,但瞧瞧你脸上的痘痘,谁能够看得上?况且那所谓的喜欢在我看来不就是欲披上一件美好的外衣,真不愧是人类啊。】
恶魔咯咯咯地笑着,这种态度让我生气,我跳起来想抓住它,但它的动作比我更灵活,轻松地躲开了我的擒抱,随后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家伙,从来都是一副尖酸刻薄不好好听人说话的嘴脸,近些年更是有些变本加厉,真让人不甘心,但冷静下来就会意识到他说的的确没错。
所谓的【爱】到底是什么?
人类总是索求爱的同时推开爱,只因为那份感情并不是其心中所想。
可人之间的意识本就不相通,那么到底该由谁来给爱下达一个明确的定义呢?
又或者说,这种感情不过如同自由那般虚无缥缈,任凭使用者的心意变化扭曲?
我,答不出来。

现实中的挫折让我更加沉迷于游戏。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虚幻蜃景楼中寻找归属感。
即使知道不存在,但依旧会去追寻。
游戏这个概念在大众的眼中,是一直和不务正业与游手好闲画等号的。
这种观念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但无法忽视的是,游戏里面赞颂的感情比现实世界更加理想美好。
某种意义上也完全可以把它称之为【电子海洛因】,一开始,那些精美的画面会成为吸引人的要素,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成为那些对于现实世界感受到失望的家伙们精神世界的避难所。
起码在这里,一切的真情不会化为泡影。
起码在这里,一切的努力切实会有回报。
起码在这里,可以逃离世间琐事,远离利益纠纷,让紧绷的心灵得到洗涤和放松。
若是现实过于痛苦,人理所当然会选择逃避。
无可奈何的是这所有的一切在外人看来肯定是无法理解的,虚幻之物到底有什么好的?
那么,所谓指责这一切的人他们自身敢扪心自问么?你们真的有活的比我们更好么?
难道大家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自以为是罢了。
好像这帮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伪善自大的同类们本身的生存手段很值得称赞,所以他们想要把你同化你才正常一样。
对于异端者,人向来无情
可有趣的事情在于这种明明和野兽一样靠掠夺资源而存活的物种,偏偏还想要去追求所谓的爱。
我是不懂爱的,起码对于自己来说,爱这个定义和他们的不太一样。
比起血淋淋的生存竞争,这种虚幻造梦显得温和的太多。
即使心底清楚那些东西不过是马赛克,是像素,是资本主义换个形式要钱的产物。
真实比不上虚幻这种事实,实在是过于悲哀。
教会我那些做人道理,塑造我三观的,正是这些
所以自己偶尔也会想,或许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上,是它们给了我活下去的理由也说不定,不过这些东西都不值得和外人道之。
你永远说服不了他们,理解更是过分奢求,那群表面温和内在顽固的如同绿地里永远清理不完的革命草般的家伙们,到头来也只会觉得你在说歪理而已。
对此,我只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孤独。
但那个时候的自己,还在相信着人类是可以互相理解的,想要成为和作品里一样散发出太阳光辉的人物,觉得牺牲自己换取大家的利益这种价值观非常潇洒并且身兼力行。
【人类居然想要成为太阳,自不量力。】恶魔对于我的行为哼嗤之以鼻
对于它的举动,我理所当然地选择了无视。
全然没有注意到现实实践与虚拟实现那难以调和的矛盾,这也为未来埋下了充足的祸根。



成为大家的伙伴这个想法就像个涂满了蜜糖引诱他人下脚的陷阱。
和现在时代宣传的舍己为人,敢为人先,舍生取义等等光鲜亮丽词汇一起成为控制民最好的工具。
却忽视了这些光伟正词汇后面隐藏的,那面目可憎的黑暗。
人类若是执意追求成为不求回报的太阳,其结果势必会成为尼采那样,可惜首先我并不是尼采,其次也没有这种天分和觉悟,仅仅是凭借着一腔热血,是,仅仅是怀揣着一个自以为是的梦。
这种与世无争,什么都先把自己排在后面的举动理所当然会带来很好的人望。
而这徒有其表的一切又会进一步强化这种世界和平的错觉。
对于事情的谦让和照顾他人感受势必会作践自己,特别是他人将至当成理所当然的时候,然而人对于善意的反映向来是迟钝而不自知,所谓道德这种东西并不是天生存在着。这就让很多怀揣着善意的人群蒙受了损失,与之相对的,作恶在人类欲望和利益的引领下就显得非常理所当然,不作为低头成为顺从的绵羊,也就是意味着放弃了抵抗和自己的尊严,而弱者是没有尊严的。
所幸对于沉迷游戏和上课睡觉的我来说,时光是转瞬即逝的。
没有把太多精力花费在学习的后果就是成绩有些下滑,为此也没少挨批判。
但我都没把那些东西当回事,或许是因为我的兴趣点早就已经从学习开始转移了吧。
所幸这学校有个直升制度,也能够让我这种混子顺利升学,某种意义来说我也的确应该感谢这种制度,毕竟文凭这种东西是人在社会里人安身立命的需求之物。
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进入了高中。




说实话,高中时期是让人完全不想去回忆的。
除开现在依旧很要好的几个因为游戏相遇的朋友以外,这个时期给我的记忆完全没有太多的好事情。
隐藏脾气个性融入人群的结果就是成为班级中被其他人欺负的对象。
仅仅是因为想要和坐在我前面的好看姑娘调情就不顾我意愿强行调换座位,因为我好说话而把各种各样跑腿的麻烦事推给我,因为我大方就理所当然地抢占属于我那部分的东西,净是些乱七八糟之事。
欺软怕硬这种事情仿佛被刻在人类的基因里,成为陪伴我们一生,而人又主观不愿意去面对的野兽本能。
教师或许的确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缓这种情况,不过若是对方成绩不差嘴又甜呢
又如何去规范他所谓的做人,何况这种事情都是向着成绩妥协的附庸品,谁愿意在这种事情上面花费精力,况且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都恰好到了叛逆期,不服管教不说,要是惹到人家财大气粗的到头来倒霉的还会是自己,结果很多时候都是以不疼不痒表面调解或者草草的敷衍了事。
于是没有彻底得到惩戒的代价就是让他们品尝到了欺压别人的快乐,而这种情况让恶魔有了栖身之所,我只能一遍遍对他们赔着笑脸扮演丑角取乐,打碎了苦果往肚子里咽也不敢对父母说这些事情怕他们担心,无处发泄的苦痛唯有游戏成为唯一的救赎,还有借着帮腔那些被群体们所攻击的对象来进行自我缓解。
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成为存在的一部分。
即使那个对象是我当年的朋友,只因为脸上的青春痘而被人嘲笑的,脾气宛如羊一般温顺的少年。
啊啊啊,愿主宽恕,我到底犯下了多么深重的罪孽啊。
一边矫情地期待有人能够拯救自己,一边不自知地朝着友人的痛苦落井下石。
那眼神,直至今日我也无法忘记。
一时间,恶魔的尖啸充斥着我的耳朵。
【所作所为根本不值得同情,不过是披着人皮的野兽。】
相貌如我的恶魔怀抱着我的头颅,伸出了它那尖锐的舌头舔舐着我的脸庞。
【愚蠢,这种事情不过是自然界里的弱肉强食,没什么好犹豫的吧。】
热气呼在我的脸上,黏黏的如同海带腐烂一般发出了令人不快的腥味。
【啊,偶尔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冷风呼啸着,夜晚的窗户上映照着作在教室的我的身影,而自己的半边脸颊早已于身后的恶魔重叠在了一起。



与羊的关系理所当然地日渐疏远。
可是学校里这种关系的替代品本身就足够多,加之我那天真到不切实际的想法切实地让自己认识了不少人,所以我理所当然地没有往心里去。
然后直到我再一次被现实狠狠地扇了一个大刮子
黄,这个家伙是我的高中同学,个子不高,长着一副王宝强的样貌,成绩在班里中等偏上,我和他算是普通朋友关系。
平常大家都是打打招呼啥的,加上我想与所有人都成为朋友的心态让我选择性忽视掉了他缺少朋友的事实。
我寻思着长相不好看人性格应该不会差吧不过深入了解到一定程度才发现这人最特别的地方在于,经常喜欢随便拿人家东西不当回事,而自己对于外人又抠门的要死。
属于典型的双标患者。换句话说,不过是借着大家都是同学的名义疯狂给自己捞好处。
这种行为引起了我的不满,我并不算是出头鸟,单纯是因为他影响到我了——拿了我的东西却不给予我相同的待遇,且对这种现状缺乏足够的认知这种事实让我动怒。
然而光有一腔怒火缺乏锻炼的现状也让我在和他斗殴的时候吃了吃了不少亏,我被他拽着脖子拉到梯子上狠狠地碰了一下,即使周围言论是站在我这一边。
这件事情让我终于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小学时候那个为所欲为,无法无天的孩子王了。
而我对于人类的信任也开始逐渐地出现了裂痕,直到现在我还觉得那个家伙只是把我当成了地主家的傻儿子。
但厉害之处在于,我的意识可以将思维固定住,认为这种不过是【无可奈何】之事。
虚幻而不切实际的梦想宛如牛皮糖,执拗地把我的思想固定在了还有更多值得去帮助的人之上,完全没有深入思考为何会如此。
更可笑的一点在于,对于这种无足轻重的小事我记得非常深刻,反而不太能够记住那些平时对我还算不错的人,他们的面孔朦胧而又虚幻,就仿佛根本没有出现在我的生命当中一样。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坚信自己的道,即使周围黑暗也要成为那一丝光,就算跌跌撞撞我也会朝着光的方向前进
那么假如就算有一天我消失不在,自己所走过的路,就是我存在过的证明
总有一天,希望曾经站在这里望着我背影的你,可以堂堂正正和和别人诉说起我的名字,用那无比自豪的语气
即使无人真正理解,吾此生已了无憾
谢谢大家

sarkhan

LV.11

1楼
煞笔呆毛吃老子一戟

泪の星辰

LV.5

2楼
坚信自己的道,即使周围黑暗也要成为那一丝光,就算跌跌撞撞我也会朝着光的方向前进
那么假如就算有一天我消失不在,自己所走过的路,就是我存在过的证明
总有一天,希望曾经站在这里望着我背影的你,可以堂堂正正和和别人诉说起我的名字,用那无比自豪的语气
即使无人真正理解,吾此生已了无憾
谢谢大家

坂田银时

LV.21

3楼
来者,快将一切希望扬弃
暂无权限

暂无回复权限,你可以登录后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