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202 | 回复 1

Warming Up(暖化)——6. Leaking(渗漏)

坂田银时

LV.21

楼主
6. Leaking(渗漏)
“搞清楚底细了吗?”
“五处现在一片混乱,提供不了情报——我是找了灵鸽才搞到一点的。”
“啊,那个家里蹲合法萝莉。”
倚着贴上棕黄色斑纹壁纸的墙,蓝菊抖掉香烟的烟灰,又把过滤嘴凑到嘴边吸了一口,满是疲劳地瞥向半掩着的窗户。
“如果是她的话大概还能指望一下成果。”
“虽然有一部分篡改的痕迹,不过灵鸽还是成功恢复出了一些数据。从她那边整理的情报来看,布莱恩·斯特里是前SAS,在阿富汗服役过,后来据说是患上了PTSD才退役的。至于从他父亲接手孤儿院的运营,那是近半年左右的事情了。”
“生龙活虎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像是需要看心理医生啊。”
咂了咂舌,黑发青年把烟头摁灭在门口附近的不锈钢垃圾桶里,闭上眼睛。
“绯音,那家伙绝对有鬼。”
“你是指什么方面?”
“我对自己的动态视力有信心,之前从窗口向下观察的时候发现了不同寻常的痕迹。那家伙根本没抓住速降绳,直接摔在地上的。四层楼的高度下去毫发无损,还把围墙的一角给撞掉了。钢刺被拉断,但除了一部分的衣服纤维挂在上面,没有血渍。”
“……也就是说,不仅仅是精神层面的问题?”
“啊,我怀疑那家伙在物理层面似乎都已经脱离人类了。”
有些烦躁,蓝菊将手伸向裤兜,却只摸出来一个空瘪的烟盒。将它揉成一团暴躁地扔进垃圾桶中,他瞥了一眼木门的方向,接着说道:“那货大概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不好说,这里可不是ICU。”
“那就让他再睡一阵吧。”
“蓝菊——”
“——怎么了?”
“需要让一组过来吗?”
“我们不是来门口插旗的。”
嘴上这么说着,他心里却也想赞成同僚的意见。虽说任务的难度超出预期是家常便饭,但既然无法靠自己的拿手好戏占到任何便宜,对方在物理层面又呈现出高度的怪异状态,事实上控制和歼灭看起来都已经无望。平心而论,从任务的最低要求来看,他似乎应该果断地请求一组前来对付这颗烫手山芋——
但他没有。
一方面,皮埃尔的言辞中提到的那个熟人让他在意。虽然无法窥视记忆,直觉告诉他皮埃尔没有将所有实情吐露。几乎是靠着本能怀疑这件事和他曾经遇到过的那些深海生物们有关联,他不想在事态还没有到达无可挽救的地步时就打草惊蛇;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不良教师的存在。
说到底,那个只知道摸鱼的税金小偷到底是来干嘛的?
如果从他已经掌握的情况来看,作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德丝议员的心腹,他会在这个时间点来到伦敦只可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作为最后也最强的堡垒确保她的安全。但如果真这么想,他所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就让人无比困惑。已经判定布莱恩·斯特里是个麻烦,却又不愿意亲自现身,绕着弯子向以凡人之躯朝着棘手的敌人挑战的普通人提供协助,但似乎又不仅如此。
在这种情况下,贸然将一组喊过来也许是个致命的错误。这件事高层是否知情?是不是某个他所不了解的计划的一部分?如果不是,将一组喊过来,打乱了那个家伙的节奏会有什么后果?从欧洲情报组组长的角度,他必须要斟酌这样的风险。
虽说他也赞同,要等到真的快要无可挽回时才找救兵,怕就为时已晚了。虽说德丝议员大概会安然无恙,但伦敦乃至英国可就不好说了。有鉴于英国在他个人的调查中所占据的重要位置,他不愿意冒这个险,只能摸索着最佳时机。
“你看起来对老师非常不放心啊。”
“不然也不可能给那群小孩温馨提示了。”
——“黑社会?他才不是那么温柔的东西,把他当黑社会你也太小瞧他了……要阻止那家伙,用上国家全部的力量能不能成功都是未知数。抱点敬畏,把他当克苏鲁或者奈亚看比较好,能多活一阵。”
烦闷不堪,尼古丁也断货了。反反复复将手指紧握成拳又再次松开,直到一旁的水蓝色双马尾少女从新换上的衣服里摸出一盒烟递给了他。
“……谢了。”
一瞬,看到活动手臂时稍稍抽动了一下嘴角的她,他心里有愧。
“蓝菊,你是那么想的吗?”
“……能够轻易歼灭和白色大陆事件中同等级的敌手,宛如耍猴戏一般将对方戏耍,并掌控全局……就算抛开他多得不像话的技能点和逆天的脑力,单纯就破坏力这一点已经超出可以应付的范畴了。虽说因为只见过他用了一次那个让人作呕的武器,也不能判定那到底是不是上限,但我相信我的直觉。”
“老墨也是这么想的吗?”
“这方面我们达成了共识。虽然我喜欢开他玩笑,但可没蠢到自己往火山口里跳。更何况,越是试探,越是不安。我和老墨都有在社团活动中试探过他,却只能得到越发让人困惑的回馈。手眼通天的怪物能放任我拿他开涮,只做玩笑一般的口头威胁,也能心平气和地和老墨下着围棋,还会隔三岔五往校医院跑去看望他最近捡到的干女儿——你怎么将这一切同他实际上做出来的行动联系起来?我一直在想,我能活到现在恐怕不是因为他宽宏大量——他自己也说了,他是个小肚鸡肠的家伙。能活到现在,怕是因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他当成棋子在利用了。只是需要玩偶继续跳着舞,所以才没有像掸掉灰尘一般处理……那么,为了什么理由?”
“理由吗……”
“如果是揣测同行们的行动,那我们驾轻就熟;如果是去推算企业在市场变动时会采取的行动,我们也能将就着来……但是,所有的推测有一个大前提,就是我们能判断出对方的目的所在。唯独在这个家伙身上,所有的推测都失去了焦点……老墨曾经提过一个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猜测:对于那个家伙而言,可能结果本身就是目的。”
“不是手段,而是目的本身……吗……”
“这个猜测能和我们掌握的情报符合得很好,所以更加让我感到恶寒……结果本身就是目的的话,在结果出现之前完全无法预判——换而言之,一直都只能被动应对。当然对于那家伙,恐怕连这个被动应对也是目的的一部分吧。你知道吗,绯音,那个男人表现出来的异常已经不是我曾经遇到的魔法师或者吸血鬼那个层级了……我说把他当克苏鲁,可不是形容,而是陈述。”
“所以眼下他会将关键人物控制在自己手里,也是为了促成他想要的局面出现咯。”
“十之八九吧。人在他手里的话就没办法了。当然换个角度来说,那里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毕竟哪怕是棘手的硬茬,也惹不起那个魔王。某种意义上,那群小孩撞见的不是正义使者,而是黑吃黑现场。”
“那,今晚就让他们连夜行动,怕也不仅仅是为了避开明日一定会到来的高强度围捕吧?”
“黑吃黑啊……我们也不是善茬。”
把烟叼在嘴里,摸出翻盖打火机将它点燃,视线冷漠而邪恶的蓝菊笑了笑,如蛇一般吐露真实的意图——
“只有让最显眼的目标出去行动,我们才能干我们本来该干的事情。”
将汽车停下来之后,光头的男人先是从后视镜上确认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然后点了点头。
“果然被护卫了啊。”
“这样就很麻烦了,要怎么做?”
“要和警察战斗实在是有点……”
赫格拉姆露出为难的神色,而咂了咂舌的安铂瞥了一眼自己依然处于开机状态的电脑,摇了摇头。
“该死,我得尽快找个地方给它充电才行了。”
“今天它也出了不少力了呢。”
稍稍露出苦笑,理查德脸色一变,严肃起来。
“不管怎样,门口就有四名警员的话我们没办法三下五除二搞定啊,总之得先把他们从那里引开再逐一解决才行。不然还没等我们搞定,大概就要被包围了。”
“这个地方也不敢开枪,能直接作战的只有理查德一个人了……头疼,有什么好办法吗?”
“容我想想……”
安铂咬着指甲的时候,看起来是因为他们耽误的时间有点久,其中一名警员朝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该死!”
虽然有经过简单的乔装,安铂他们并没有多少自信能一直隐藏住真实身份。更何况在凌晨时分还将汽车开到关键人物的住所附近已经非常可疑了,她实在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就让计划胎死腹中。眼瞅着警察越来越近,理查德解开了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那个傻瓜!)
虽然想要骂人,安铂还是忍住了。从副驾驶的位置交接过去坐上驾驶座,赫格拉姆随时准备将汽车发动起来从这里逃离。而走下车的理查德挠了挠光溜溜的头皮,耸了耸肩膀。
“不好意思,火花塞好像出了点问题,怎么打都打不燃。”
“抛锚了吗?”
温和有礼的警员站在他的身边向他了解情况,一只手搁在裤缝上,他对赫格拉姆做出了一个隐秘的手势。在一起鬼混的时间足够长了,赫格拉姆虽然吃惊,却还是明白了他的意图,因而毫不犹豫地发动引擎迅速将车速飙升上来。看似失控的汽车朝着步行区域冲去,撞掉了一枚消防栓并勉强停了下来。慌慌张张和警察一并冲向车头保险杠已经报废的汽车,壮硕的巴西基佬悄无声息地对着副驾驶一侧的警员伸出手去,毫不犹豫地卡住对方的脖子直接将他勒到昏迷,而瞬间领会意图,安铂踹开一侧车门猛地撞在另一名警员的胸口上,接着抄起赫格拉姆的手杖对着倒地的警察就是一阵乱打;与此同时,赫格拉姆猛地发动引擎倒车,将车尾附近的两名警员撞飞出去,紧跟着也从车上下来,和快步跑去的理查德一道将还在地上挣扎的两个警员缴械并用手铐铐住,接着由理查德逐一勒到昏迷。确认四人都已经失去意识之后,安铂先跑到大门附近开始撬锁,而理查德和赫格拉姆则将这四名警员拖到了小屋附近的灌木丛中,紧跟着打开大门的安铂一道冲入房间内。
没有声响,也没有灯光。
“这种自杀操作以后能别玩了吗?”
揉了揉被安全带勒得发疼的胸口,赫格拉姆一边小声抱怨着,一边和理查德一道蹑手蹑脚跟上安铂的步伐,打开手机的手电在一楼大厅中来回扫视。
“看起来似乎是闯空门了……不过以防万一,我先去探路。你们两个把一楼探查一下,我上二楼了。”
“成,小心点。”
打着手电的两人在客厅和餐厅中翻找了一阵,却几乎一无所获。顺手从冰箱里摸出了两根香蕉啃的理查德坐在餐厅的椅子上,向表情有点异常的赫格拉姆问道:“发现什么了?你脸色不太好啊。”
“……这罐子里装的是什么玩意啊?”
瘸着腿的前海军上校抱着标注着“砂糖”的铝罐,将早已开封的罐子放在玻璃制的餐桌上。借着手电微弱的灯光,理查德瞅了一眼里面的玩意,稍稍皱了皱眉头。
“过期了?”
“不是过期了那么简单……我试着尝了一点,立刻就感觉不太对劲了。”
“怎么个不对劲?”
“……好像意识不受控制,飘到了外太空一样……”
“呜哇,这玩意是白粉吗?”
从贫民窟中出来的理查德不由得皱起眉头,满是厌恶地盯着那有些发黄的白色粉末。
“不知道,我头有点疼,得缓一缓。”
“那保险起见先取下样吧,我上去看看安铂的情况。”
从裤兜里摸出两个真空袋递给脸色难看的赫格拉姆,理查德蹑手蹑脚凑向楼梯的方向,却正好撞见了从楼上下来的安铂。两人都差点惊呼起来,接着开始骂娘。
“他妈的你怎么出来都不打声招呼的,吓死我了。”
“我才想说这话好吗——算了,什么情况?”
“斯特里爵士在卧室休息,看起来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没醒过来。以防万一我在他卧室里放了个红外的针孔摄像机,你们先跟我上来吧,我发现了一些东西。”
“行,我去喊一下赫格拉姆。”
随即,在安铂的带领下,他们尽可能压低脚步声从一楼来到了二楼的一间房间。房门已经被安铂用万能钥匙撬开了,在他们都钻进去之后,安铂拉上窗帘,小心翼翼地调低手电的亮度,先是照亮了衣柜。看到衣柜里的情况后,理查德和赫格拉姆都沉默了。
“……看来这是那狗娘养的小杂种的房间了。”
“没错。”
衣柜的后方,木制隔板被安铂细心地用万能钥匙当作撬棍撬开后,露出了空荡荡的隔间。从里面还留着的挂架来看,赫格拉姆立刻就知道这是作为武器的储藏间使用的。脸色并不好看的他坐在床上稍稍休息了一下,而理查德则跟着安铂继续走向布置极其简约的房间内的另一个大家具。
“这玩意开不了,是转轮密码锁,有6层,快赶上保险柜了。”
“……娘的,我想用电锯把这桌子锯开了。”
打量着全金属框架,并使用了保险柜才会使用的转轮密码锁保护的书桌柜子,理查德骂了声娘,一筹莫展地看着安铂。
“这也没法搬走吧?”
“后备箱装不下,更何况我不觉得我们能悄无声息地把这玩意搬走。”
就在大眼瞪小眼的时候,窗户响了。
一脸狐疑的理查德先凑了上去,轻轻拉开一条缝。
“哟,你们好像遇到麻烦了啊。”
如猴子一般坐在窗台外沿的小男孩露出戏谑的笑容,接着在安铂打开窗户之后轻巧地跳进屋内,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看着他们。
“你怎么会在这里?”
“老板让我和前辈在工作之余对你们留点心,我那边的事情正巧做完了,赶上了你们的精彩演出,就顺路过来看看。”
“那个奈亚么……”
想起渡鸦在分别之前对他们的忠告,赫格拉姆还没来得及阻止,理查德就这么念叨出来。有些不安地打量着男孩,男孩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摊了摊手,一笑置之。
“也没说错——嗯,转轮密码锁吗?看起来有点棘手啊。”
迅速注意到了问题的关键,男孩大步流星地走向书桌,接着将手伸向虚空之中。宛如无中生有一般,一阵灼烧的黑雾之后,一柄带着弧度,宛如大马士革刀一般的短剑就落在了他手中,而他则像切开黄油一般毫不费力地把书桌拆开了,让内容物从厚达一英寸的钢板之下暴露出来。完成了这让人瞠目结舌的工作之后,他随手将短剑一扔,无视如黑雪一般消失在空中的短剑,一边吐掉口香糖一边从裤兜里摸出下一颗,双手揣兜看着傻眼了的三人,歪了歪头。
“你们不检查一下里面的东西吗?”
“……你是怪物吗?”
“嗯?我想如果按照你们的标准的话,应该是的。”
无奈地摇了摇头,将这超乎常规的一幕抛在脑后的他们将手电的光芒集中在安铂小心取出的抽屉上。一大摞的资料摆在眼前,三个人飞速地查阅着其中的内容,脸色愈发难看起来。
“发现什么好东西了吗?”
凑到赫格拉姆身后的小男孩从他肩膀的位置探出头来,瞥了一眼他拿在手里的那份资料,差点笑出声来。
“以人类来说算是雷厉风行,高效到了异常的地步呢。”
“这家伙打算搞核大战吗?”
手指开始抖了起来,赫格拉姆看着手里这一大堆打印件和手稿混杂的文件,不由得心里一阵发毛。弹道距离,爱国者系统的反应时间,最佳攻击位置,攻击目标……甚至还包括一份画上一大堆红叉的世界地图,让他感到阵阵后怕。
“赫格拉姆,我不太懂军事,姑且问一句,核大战这么容易能打起来的吗?”
“国家核力量名义上是掌握在女王殿下手里的,实质上则要通过内阁高层,并直接由军部上层下达作战指令——常理来说,不把这些人全都搞定,是不可能让核大战打起来的。但是,只要打出去了,哪怕只有一枚引爆,都一定会招来报复性核反击……可别指望回敬的时候就只有一枚了。”
“所以这是个想把所有人拖去陪葬的疯子?”
啐了一口,理查德把手里的稿纸揉成一团,看着按捺不住心里的动摇点了一根烟的赫格拉姆,接着看向眉头紧皱的安铂,咂了咂舌。
“问题的关键是,他要怎么搞定从女王到内阁这么多人?就算是前SAS,单枪匹马要把政治首脑全都控制下来也不可能吧?”
“谁知道,蛇行蛇道,大概他自有办法吧——要不然也不会去搜集这些资料了。”
“我们得把这些东西全都带走。”
安铂拉开背包的拉链,将所有能带走的资料都塞了进去,而就在这时,监控探头那边有了动静。做出噤声手势之后,金发女人紧盯着电量告急的电脑屏幕,压低声音说道:“他醒过来了。”
“老年人睡得少看来是真的。”
“也许只是上个厕所吧。”
“怎么办?就这么不管他直接溜走吗?”
“也是个办法,但我觉得我们都把警员撂倒了,暴露只是时间问题。”
“那就好说了,看看能不能从爵士老爷子嘴里搞到什么情报吧——指不定他也是同伙呢。”
“最坏情况你还打算把他当人质对吧?”
“不愧是赫格拉姆老兄,真懂我的想法。”
“啊——”
突然掉线的男孩急匆匆跑到了窗户附近,从窗帘的缝隙里窥视着外面的情况。
“哇,猎犬的速度可真不得了。”
“怎么回事?”
“十之八九是邦德的亲戚们。”
迅速拉上窗帘,两柄利刃落在手心中的男孩吐掉口香糖,眼神变得冷漠起来。
“看来想知道答案的不止你们啊。”
“这样下去会被瓮中捉鳖——啧,干吧!”
“那我先待机一下,需要的时候我来开路。”
下方的刹车声清晰可闻,紧跟着是重重地敲门声。意识到时间不多的理查德率先冲了出去,立刻将正打算下楼开门的威廉·斯特里爵士擒抱控制住。掏出从警员那里拿到的手枪,赫格拉姆也做好了掩护射击的准备,而安铂也一样掏出了枪随时准备防身。紧跟在后的男孩手持两把短剑殿后,时刻警惕着可能的异变。
“斯特里爵士?”
一楼传来了喊话声,而听见了有人喊着自己的名字,被挟持的老人开始高声呼救。忍不住给了这老家伙一拳的理查德咂了咂舌,一边将他当作肉盾走下楼去,一边从赫格拉姆手中接过手枪,将枪口对准了他的太阳穴。
“都别动,动我就打死他。”
意料之外的情况让找上门来的特勤们一时错愕,但他们很快就明白了现状,拔枪警告的同时进入了僵持之中。
“你要是打死他的话你也跑不了。”
“哼,至少能拖几个垫背的。”
就在为首的男人和理查德对峙的时候,特勤组的一人注意到了后方拿着双手剑的男孩,一时疑惑。但没等他开口,男孩就察觉到了什么,猛地将单手勒住老人脖子的理查德一脚踹飞了出去。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将安铂和赫格拉姆推飞出去,举起手中的利刃砍下错愕的老人——
——随即被某个东西卷住了手腕,像扔垃圾一样扔向了特勤。
以超越常人的灵巧踩着特勤的胸口当作踏板在空中回旋落地的男孩无视对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异常”拼命开火的特勤,冲着还愣在原地的三人大喊起来:“跑!”
第一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理查德歇斯底里般的大喊起来,一边拖着腿脚不听使唤的安铂和嘴唇发白的赫格拉姆朝着门口的方向狂奔而去,一边咒骂起来——
“这他娘的是什么啊?!!!!!”
啊,好想吃猪肉【绝望脸】

咲羽雪風

LV.19

1楼
随手翻两根香蕉就啃了还行233

感觉二哈的人物卡做的行动总是画风不一样
暂无权限

暂无回复权限,你可以登录后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