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427 | 回复 4

[深夜食堂]第十夜——过去と未来

jinxi42

LV.8

楼主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
自从离开学校,已经过去多少年了呢...大概已经记不清了吧...
离开学校后的一年,我说服家里的长老,终于摆脱了家族的束缚。然后搬去了一个偏远小镇,开了一家饭店,纯粹的以“蛋娘”的身份,用“蛋娘”的生活方式生存了下去。
虽然有幻想过拿着勺子转一圈变身为魔法少女去惩奸除恶,不过现实残酷,没有QB,也没有变成雪貂的魔导师来找我,所以只能安分守己地干自己的老本行。
至于我的厨艺也大有长进,不再只会做蛋包饭,除了菜单上的那些,只要客人要求点的,我会做的都能做。
店面不大,和在学校的蛋之咖啡馆差不多的规模,只是座位更少,所以就算客满也不会变成忙得腾不出手的局面。毕竟整个店只有我一个人,老板娘兼职厨师和服务员。
已经在这开店有一段时间了,现在这一片的人见到我都会亲切地叫我一声“老板娘”。饭店是的营业时间是晚上六点到第二天早上六点,正好12个小时,也就是半天。所以我也正式转型为昼伏夜出的夜猫子。
由于我出色的手艺以及出众的外表,每天来光顾的客人还是很多的...其中也包括一些熟人...

自从毕业以后,学园的大家就各奔东西,无论是能聚在一起的时间还是能聚在一起的人都因为各种外界内在因素而变得越来越少。昔日大家聚在蛋之咖啡馆一直吃饭聊天的场景,如今就像是镜中花水中月,变得可望而不可及。
也许相遇就是离别的序章。正因为这种分离而产生的空虚,当饭店没不怎么忙的时候,我就会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吧台里面,眼神迷离地擦拭着杯碗瓢盆,回忆着那个时候的美好时光。
那个时候,能够称为“朋友”的人很多,但真正能交心的却很少。当时的学生会会长坑娘和社团联合会主席蓝菊就是其中之二。
直到毕业,这两个曾经的挚友还是没有和好,我作为一个见证他们俩从朋友到敌对的过程的旁观者,对最后也没有为他们两个人的和好而做出实质性的行动感到非常后悔和内疚。
仔细回想起来,在毕业以后,除了在网上和手机上有和蓝菊联系过,我们并没有再见过面。再加上前段时间无意间和坑娘遇见了,“抽空和蓝菊叙叙旧吧”,这样的想法顿时油然而生。
于是,在鬼使神差的情况下,我拨打了蓝菊的手机号,表达了这个意思。
他沉默了很久...
就在我想要放弃的时候,电话里终于传来了他低沉的声音。
“正好,我也有些事想找人倾诉。”
这是他的回答。

“哟,蛋娘,好久不见。”
终于,过了几天,他来了。
拉开店门走进来的蓝菊看上去风尘仆仆。这次的他是请了年休假,从远方工作的城市来到这。可毕竟这里是偏远小镇,就算是下了飞机,也要坐很长一段时间的大巴才能到。
“好久不见...
看到蓝菊的瞬间,我竟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可能是久违的见面让我激动到无言,或许也是未见的日子太久,站在面前的友人让我陌生到不知如何开口。
他不再是以前眉清目秀的样子,嘴角偶尔还会露出不正经的坏笑。现在的他蓄起了胡子,浓密的络腮胡密布在他下巴上,使得整个人看起来成熟可靠许多,可也显得沧桑许多。大概是经历了不少事,他脸上的皮肤出现了纹路,眉间的竖纹怎么也平复不下。
我的鼻子开始酸了起来,眼睛泛起了水汽。
吸了吸鼻子,我尽可能扬起自然的笑容。
“老规矩?”
“嗯。”
蓝菊盯着我,然后也笑了起来。
“老规矩。”

一盘蛋包饭,一碗味增汤,两三碟小菜。
菜式和当初在学校时的一样,可味道却是比那时候优秀了不少。
“呼~多谢款待~
大概是路上过太久没吃饭饿着了,蓝菊捧着盘子几口就把蛋包饭塞进嘴里,然后吃光了小菜,最后咕噜咕噜就把汤喝完了。
“嗝——”
说完后,蓝菊满足地打了个嗝,然后不好意思地看着我。
“太好吃了。”
“你喜欢就好,还要么?”
我出门把营业的招牌反了过来,然后坐到他边上。
“先休息下吧,后面还会再想吃点,毕竟好久没吃你做的饭了。”
“呵呵,放心,想吃多少都行,今天我就招待你一个。”
“那太好了。”
“住的地方联系好了么?”
“还没,不过来的路上我看有旅店,到时候就随便挑一家吧。”
“也行,这边不是什么网红旅游小镇,就算到了旺季人也不会很多,房间肯定有的。”
“那就好,不过还真是没想到啊。”
蓝菊环视了下我的店。
“真让你做成了。恭喜,梦想实现了。”
我抿着嘴,过了好久才轻轻地说。
“谢谢。”

“这几天你过得怎么样?”
摇晃着茶杯,蓝菊盯着那杯中沉浮的茶叶,直到所有茶叶慢慢沉浸,他才开始讲述自己的事。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直到过了半小时,他仍然没停下来,仿佛是叙述了自己的一生。杯中的茶水断了又续,续了又断。我没有插话,只是安静地当个听众,及时续水,静静看他。仿佛过了半个晚上,他终于讲完了,然后连带着茶叶,喝光杯子里的水,开始细嚼起来。
听完后的我开始恐慌了,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无论是家庭还是事业,职场还是情场,理想还是现实,都在他的描述中出现了残缺和遗憾。亲情,友情和爱情,这三样东西离他的世界里彷佛越来越远。以前最喜欢热闹的他,现在越来越喜欢一个人独处。在他的描述中,独处已经不是在给自己充电,而是越来越像一种生活习性和本能。
本来就一直忍着的我,因为词穷,终于开始哭了出来。
那是我很久没有过的嚎啕大哭,为自己,也为朋友。
直到一只大手盖在我脑袋上,我抬起来,看到他笑着流着泪水。
“可我现在很好。”

我对那晚记忆就是不停哭的我和不停递纸给我的蓝菊。

后面几天,我陪他转了小镇里的古迹,参拜了寺庙,登山看日出,玩了农家乐。
看到他真实的笑容,我才终于放心。那句“可我现在很好”这几天一直在我脑中回荡,我觉得很对不起蓝菊,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联系他,让他痛苦这么久。他就是需要几个老友,不需要特意说什么,也不需要特意做什么,只要能时不时聚在一起,那他也会比现在快乐得多。

终于到了最后一天,我们回到了店里,这次我没有选择特意闭店,而是继续营业。蓝菊就安静地坐在店里的最角落,看着我忙碌。过了今晚,他就要坐第二天早上的飞机回去了。
“老板娘,来一份青椒肉丝盖浇饭!”
“好嘞~
“老板娘,这里再来一份芝士土豆泥~
“好~请稍等~
每当我忙完一阵子,我就会看着他,然后他也会笑着看着我。我现在的状态是最真实的状态,这种忙碌充实,但又积极快乐,是我想展现给他的样子。
我过得很好,你也可以过得很好,我希望你过得很好,现在好,以后也好。
就这样,我忙了一晚上。
等送走最后几个客人,我走到蓝菊边上,坐了下来。
“辛苦了。”
“唔嗯。”
我摇了摇头。
“明天,就要离开了啊。”
他深吸了口气。
“真的,有点不舍...很不舍。”
我看着他,这次我笑着看着他。
“可你也有你的生活啊。”
...是啊。”
“可不能逃避啊。”
“是啊。”
“如果以后还想吃蛋包饭...
“嗯?”
“就打电话给我吧...这次,不,以后都换我过去。”
“欸?”
算是报恩吧...不,这不是恩情...这是友情...
我,蓝菊,还有坑娘,以前我没法为你们做什么,可这次,一定,我一定要帮助你们。
思绪回到了学生时代,场景变成了熟悉的蛋之咖啡馆,那时的我站在吧台后面,蓝菊和坑娘坐在吧台前,吃着蛋包饭。那时的大家是快乐的,是笑着的。接着仿佛时空交错,我依稀看到一个长大后的坑娘,坐在我和蓝菊边上,笑着举杯看着我们。
......
等过段时间,就打电话给坑娘吧,还有其他人。
这次要大家一起,聚在这里。

“人生要向前看哟。”
若即若离的吟语从门外传来,随后脚步声慢慢远去。

焼きだんご

LV.6

1楼
深夜悄咪咪發這個 你倒是更新坑物語啊!

咲羽雪風

LV.19

2楼
孤独常态的我

话说我特意回去翻了一下虽然印象里是看到过两篇的但是一篇深夜食堂都没找到!

reaganlee

LV.15

3楼
这是直接来个后日谈然后咕咕咕掉本番么?!不要停下来啊!【指更新坑物语

truelight

背锅的管理员

4楼
啊啊啊啊啊aa啊啊aaa啊啊啊啊啊......
暂无权限

暂无回复权限,你可以登录后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