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83 | 回复 2

分崩离析的理智——转瞬即逝的身影47【最终话】真相笼罩于阴影

泪の星辰

LV.5

楼主
快速地翻阅着萨菲罗斯拿过来的文件。
【demon】啊,我苦涩地回味着这个名字。
因为对于伊诺斯的遗言非常在意,所以在事件结束以后自己曾返回过家中一趟。
虽说自己来过这里很多次,但是因为有被叮嘱过也未曾上到过阁楼。
门理所当然地锁着,不过他向来是有留备用钥匙的习惯,所以打开也并非难事。
正对门摆着一张红木制成的写字桌,上面堆放着一些经商用读物,还有部分下个月准备进货的商品清单。
后方的墙壁上挂有一块白色的写字板,上面用钉子钉着从报纸上面减下来的贫困学生的相关信息,部分字有被黑色以及红色记号笔书描黑,往下还有些潦草的痕迹,但擦伤以后早已无法辨认。
旁边的红木书架摆满了收集来的报纸,还有部分心理学,天文学,甚至还有部分宗教研究方面的书籍。
布局看起来像是间普普通通的办公室,至少肉眼看来的确如此。
伊诺斯什么时候开始研究宗教了?在好奇的同时我将其中的一本书抽了出来。
在抽出来的时候,手指好像触碰到了什么,紧接着红木书柜突然朝旁边挪开,露出了后面的暗室。
黑暗的空间里面,几根蜡烛突然间燃烧了起来,照亮了这个狭小的房间。
房间里面除了墙壁上挂着的几幅画以外什么都没有。
伴随着逗留的时间,烛光开始不断地熄灭,大概是有时限的魔法吧,看起来并不能逗留太久。
挂着的大部分都是各个宗教的代表作,还有部分是个人作品,但是唯一让我觉得奇怪的是最后的那一幅。
这幅个人画作的画风非常抽象,粗看不过是夸张的夜晚街景,但是仔细辨认就能够发现其中绝大部分是穿着衣服的恶魔。
不少黑猫在角落里面望着画外,那绿色的眼睛看的有些渗人。
唯一的男人耸拉着脸在道路旁行走着,在他的头顶有一道微弱的白光。
无法形容看到这幅画的心情,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抚摸着画面上的白光。
而就在此时,整幅画突然从墙上掉落了下来,我反应不及,挂画在地上摔坏了。
蹲下身查看的时候我意外的从画框里面发现了一盘磁带。
带子上面什么都没写,所幸伊诺斯的家里就有能够播放的机器。
而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偶然间发现在摆放蜡烛的矮桌旁好像有一份文件。
在我顺手将它带出来的同时,房间里面的烛光也熄灭了,接着那个暗室就自动关了起来。
连同书架上的按钮也失去了反应,已经是没办法再度进去了。
VCD就摆放在楼下的电视旁,在我把磁带塞进去以后,屏幕上就浮现出伊诺斯的身影。
【我也不知道会是谁发现了这个东西,但当你再看这个磁带的时候,我多半已经不在了,嘛,能够留下这个也算是我作为人那最后的良心了,虽然想这么说,不过其实是因为对于现状保持怀疑所以留下的东西,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画面上男人的微笑一如既往。
还真是有他的风格啊,不由地露出了苦笑。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向我讲述起了自己的故事,从一开始不过是因为好奇而加入极右翼的神秘结社,到后来因为对于人性绝望而脱离,途中结识了叫做【demon】的神秘男人,虽然一开始对这个所谓的认同自己理念而打算提供力量的家伙抱有戒心,但是因为没有力量导致自己根本无法达成理想,出于试试看的心态与他进行了接触,在亲眼见证了那力量所引发的【奇迹】以后,这份戒心就转变成了无上的喜悦,即使是在人间如此黑暗的地狱也终于遇到了志同道合之人,接着在【demon】的建议下,他们策划了起了整个【弥提顿计划】。
【是的,我终于找到了能够让大家都通往快乐的办法,虽然会牺牲小部分人的幸福,但是只要我化身为恶魔背负这份罪孽,那么就能够让大家都露出笑容!】
在结尾的时候,男人几乎是狂热着高喊着,画面到这里为止就结束了,空余我望着黑色的屏幕陷入沉思。
从他的描述来看,那个所谓的【奇迹】毫无疑问正是萨菲罗斯和我提到过的【神话生物】——【虫】。
而关于那个躲在伊诺斯背后为他提供手段以及力量的男人【demon】的情报则非常有限,只清楚他的体型和衣着,操着一口熟练的日语,还有就是一直将容貌藏在奇怪面具的后面,而且光靠这些情报也无法推测出对方会不会有使用易容术或者幻术的可能性,总之谜团重重。
那份文件里面的内容是他对于某个魔法师进行调查的资料,当中还涵盖了部分暗部的信息,这点我自然是没敢告诉萨菲罗斯。
资料相当详细地记载着对方熟练以及精通的魔法种类,以及近些年的动向。
伊诺斯甚至还在下面用笔在下面标注了不少推论。
其中有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此人的经历有很多不同寻常的部分,或许从幸存下来开始,她就一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诱导着,眼下暂时还构不成威胁,先保持观望。】
有种熟悉的感觉,但是却说不出来。
结果在我看到丫头的笔记本以后才知道他调查的是她的资料,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里面还写了一些她自己对于背叛事件的后续调查的进展以及现状的分析。
据本人所说是整个事件都透露着诡异的味道,像是订好了航班因为台风延误了但却突然间转向了,还有明明走投无路但是总是意外地能够获得继续旅行下去的契机,这种本来也会偶尔发生的事情其实不并不奇怪,可是当这些突然累积在一起就让人很莫名其妙了,
特别在经历了长期的追踪调查以后,自己甚至生成了一种朦朦胧胧的错觉,说不清道不明,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总感觉有种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算计的既视感,这种若有若无的焦躁感灼烧着她的内心。
倘若这一切都是计划中的一环呢又该如何呢?
这次事件让人感到诡异的不仅仅只是这些事情。
伊诺斯选择居住的俩层大住宅在日本可是很少见的,为什么会那么巧让他买下来了?
在飞车追逐的时候,为什么会恰好有那么多运输钢材的车辆?还有为什么电车没有被交通管制?
甚至最后的崩溃那种状态下的自己为什么还能够活下来?
很多看起来不合理的因素都好像得到了某种合理的解释才是最大的不合理。
在当事人觉得自己是遵从于自己的意志做出的选择的同时,或许这一切早已经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他们会像当初推导出这个结论的自己那样,像是被无形的恐惧拽紧着心脏般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吗?



文件上面的内容主要是关于虫卵和红茶粉末成分资料的分析报告。
很快我就察觉到了问题,这俩者的核心成分几乎毫无差别。
那么这也就是说——红茶粉末的真身就是虫卵了?!
换句话说,【弥提顿计划】就是那次事件的后续。
【脸色很不好看啊,是看到那个成分表了吗。】
萨菲罗斯饶有兴趣地注视着我的表情。
【......你是想说,【弥提顿计划】和之前的【虫】的事件存在关联性吧。】
【对,甚至可以确定俩者都是由【demon】引发的了。】
他拿起桌上的水抿了一口。
【从上次拿到红茶的成分表的时候我就有些好奇了,【虫】的方面又询问过九条,基本能够敲定这俩起事件都是同一组织引发的。】
【哎?但是对于九条小姐来说那种记忆不是已经......】
【嘛,情况特殊。】
萨菲罗斯无可奈何地摆了摆手。
【所以我采取了一些特殊的手段,类似于心理暗示或者催眠之类的。】
虽然对于九条小姐很抱歉,但是眼下也无可奈何。
我苦笑起来。
【啊,说起来,这里还有些东西想让你看一下。】
萨菲罗斯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移动硬盘。
【借你家电脑一用。】
【啊,东西放在里面,稍等一下。】
我走进房间里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
萨菲罗斯从我手上接过本子后插上硬盘,用触控屏熟练地打开了文件夹。
播放器上面播放的影像资料显示的是某处咖啡店,画面中出现了伊诺斯还有一个带着面具的高大男人。
【这是【demon】吧......】
虽然和这个家伙算是第一次碰面,但我的直觉向来很准。
而且这人看起来非常符合伊诺斯的描述。
【如你所言,这是我近几年利用权限调动过来的,关于那两人会面的监控记录。】


【你好打扰一下,您就是Mr伊诺斯先生吧?】
屏幕的里【demon】朝着伊诺斯搭话,他的面具相当奇怪,通体纯黑色而且没有脸。
【你好,请问我们见过吗?】
视频的声音很模糊,将音量调到了最大才能够勉强听清。
【在下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小卒而已,阁下可能没见过我,但是我早有听闻您的大名。】
【啊啊,若果是请求捐赠的还请回吧,我身上现在已经没有钱了。】
伊诺斯头也没抬,看起来对于这种程度搭讪已是相当的习以为常了。
【demon】凑到他的耳旁悄悄地说了些什么,接着伊诺斯猛地抬起了头,能够让一向沉稳的他露出严肃的表情,想必是相当刺激的内容。
男人警惕地巡视了一圈周围,接着压低了自己声音。
【他再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就在我皱眉猜测他说了些什么的时候,旁边响起了萨菲罗斯的声音。
【你学过唇语?】
我有些惊讶。
【嘛,略知一二。】
他耸了耸肩。
【撒,不过是一个magic侧赞同你的理念的同志罢了,或者也可以叫我【demon】。】
画面中的【demon】优雅地朝着伊诺斯鞠了个躬。
【照你的话说,是看过我写的东西了?】
男人对此不置可否。
【是啊,那是篇相当打动人的作品啊,可惜你的理念太过于高尚而导致曲高和寡,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demon】顿了顿,接着说道。
【你有想法,但没有能力,不过现在,你的眼前就有一个机会,只要收下它,达成你的目的就不再是痴人说梦——那么,你愿意接下吗?】
【......】
男人沉默着,他的脸色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憔悴。
【这是奇迹哟。以一人之力哪怕耗尽此生都无法实现的愿望,就可以这么轻松地实现,不是奇迹是什么呢?】
男人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嘛,对于来历不明的东西保持戒心的想法可以理解,待你改变心意的时候再来找我吧,我等你。】
【demon】将自己的个人名片推到了伊诺斯的前面,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离开了。
第二份影像资料的地点是另一个高档的咖啡厅。
【demon】双手交叉,优雅地抵着下巴望着眼前的伊诺斯。
那眼神像极了伊甸园里面诱惑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的蛇。
【果然比起自己亲自来摧残这个世界,倾听他人发出美妙的惨嚎,还是作为一个观赏者更加令人身心愉悦吧。】
【啊,那帮无法被法律制裁的恶魔应该老老实实地下地狱去,没有比这个更让人觉得生命有意义了。】
【没问题吗?这种私下的裁决可是不会被大众所接受的,你选择走的可是一条荆棘之路啊。】
【无妨,能够清楚地认知到每天都在往理想乡之路迈进的这种感觉真是无比美妙,说起来还得多谢你才对。】
伊诺斯微笑着为【demon】倒满了咖啡。
【你言重了,我不过只是船桨而已。】
【要不是有你的帮助,我可能早就放弃了,来别客气,今天这顿我请了,这可是值得被记入史册的一天。】
【哈哈,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俩人举杯相碰,画面到此为止。



【你怎么看?】
萨菲罗斯抬起头来。
【先在你的心中埋下了黑暗的种子,然后在一旁坐等它发芽开花,直至结出罪恶之果。这个男人毫无疑问是个恶魔,而且看起来相当棘手。】
没有比愉快犯更加让人觉得可恨的存在了。
【是吧,这个家伙的态度实在是太过于游刃有余,这感觉就像是在特等席上的看着我们这些三流演员卖力表演的导演,以至于让人感到不爽。】
萨菲罗斯将U盘拔出来放回了公文包。
【普通人是不可能有那种从容和自信的,这也说明了他的实力深不可测。】
【说起来,关于他脸上戴的那个面具还是没有任何线索吗?】
【还没有。】
对于我的提问,萨菲罗斯只是无奈地叹了气。
【如果是魔法侧的大人物,可能会有点印象也说不准,不巧的是我们手上的人脉并没有广泛到那种地步。】
【也是,唯一有可能认识的那家伙也已经不在了......】
我有些惆怅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
【想要调查这样的大人物自然是困难重重,实不相瞒,上头已经开始对我施压了,政府内部的那些老家伙不想让我继续追查下去了。】
【肯定有涉及到他们的利益了,毕竟各种内幕什么的我们也是见怪不怪了......】
【是啊,要是就这样老实地放弃的话之前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于是不死心的我在私底下又重新调出了当年【弥提顿计划】的调查报告,想要看看有什么突破口。】
【然后呢?】
【发现了某个曾被自己遗漏的东西,是一份残缺花名册。】
【花名册?】
我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是的,在大火燃烧过以后,现场一片狼藉的情况下残留的物证,虽然可靠度很高,但已经很难判定到底是幸存下来的,还是被人有意留下来的了。总而言之,上面写满了魔法师的真名还有相关的个人信息,这点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我咽了口口水。
如同伊诺斯所言,一旦魔法师的真实名字暴露了,那么他们在现实世界中就可以被追踪到,对于那些被视为异端的他们来说,这份花名册简直就像是中国神话中的【生死簿】。
【大概是【demon】给伊诺斯拿来自保的吧,想要从魔法组织其中脱离然后自立门户,没有像样的威慑是绝对做不到的。出于某些原因,原件我并没有带过来,里面的内容我放在后面的报告上了,你可以翻阅一下。】
我拿起之前他给我的报告翻了几页。
只到有个名字引起了我的注意——【灰狼】格莱普尼尔。
不过他的个人信息寥寥无几。
【花名册上记录的便是伊诺斯所接触过的魔法师,自然也包括他挖角过来的。当然了,那些家伙的信息是残缺不全的,甚至有些人可能连名字都烧没有了。】
也能够理解,毕竟多吸引些人手来也方便组织他们能够在日本站稳脚跟。
【就算是魔法师照样要用钱,照样要生活,和同僚见面也得借助交通工具,所以肯定会留下痕迹。通过这份花名册,我就可以利用情报网络在现实中搜寻这些人留下的踪迹,
近些年就一直在大面积地毯调查,首先我调查了伊诺斯的资金来源,本以为在金融渠道至少能查到点蛛丝马迹,无奈对方实在是太过狡猾,利用各种空壳公司,假身份,法外条款,治外法权等等的技俩,结果也只好作罢。】
【......看来这【demon】还是个情报高手,那情况就变得更麻烦了。】
【是啊,于是近几年来将调查的重点集中在了花名册上面的家伙们才取得了些许进展,首先是这份花名册中绝大多数人都来自于同一个组织,而且伊诺斯自身也隶属于那里。其次是这个组织同某些表面上的机构有着很紧密的关联。】
【......】
我突然明白萨菲罗斯为什么会告诉我说【整个事件或许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加复杂】了。
事件的整体方向已经开始脱离了我们的掌控。
大型财团也好,军火商也行,甚至是政党也罢,都不是能够轻松搞定的东西。
特别是和魔法组织相互勾结的现在,对手已经不单单是一个人了,牵扯到的内幕等同于像是在和这些利益共同体宣战。
俩个人的微薄力量该如何对抗这些东西呢,一时间自己竟有些头晕目眩。
【虽说眼下有怀疑的对象,不过也没有证据证明,所以也只能不了了之。我建议就此罢手,假如再这么查下去的话不知道水有多深也许自民党也牵涉其中,也许三菱集团也涉案了,也许地方黑帮也有参与,甚至军方都可能有过往来,换句话说——】
萨菲罗斯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其中的一支叼在嘴里。
【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面对的就可能是要颠覆整个国家的危险了。】
【啊,我知道的。】
手臂微微地颤抖,我紧紧地握着手中的玻璃杯,就像是几乎要将它捏成碎片。
我愤怒,我不甘心,但又能够怎么样?
伊诺斯和那家伙都已经成为过去,而引起一切的真凶却已然逍遥法外。
对于我们来说,这一切终归是太过于勉强了。
累积的疲惫与痛苦涌上了心头,让我有些站立不稳。
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不知道。
努力终究是为了什么?我不知道。
这可真的是,越活越活不明白了啊......
【小鬼,要来根烟吗?这可是不输给酒和女人的好东西啊。】
萨菲罗斯把手搭在了我肩膀上。
【还是算了,你也知道我习惯不来那股味道。】
【那还真是可惜啊。】
男人十分惋惜地摊了摊手。
【喂,萨菲罗斯。】
【啊?】
【我这些年常常在想,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究竟算不算活着呢?】
【没有那么多的大道理,人永远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萨菲罗斯望着窗外眯起了眼睛。
【况且你现在并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活,你连这点都忘了吗。】
【到底那家伙真正的存在过吗,又或者说这一切不过是我的幻梦呢......】
我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记忆虽然能消失,但是活下来本身,就是过往的一切不是虚假的证据。】
【只要活着,就会有办法吗......】
抬头望着远方逐渐下落的夕阳,迟暮之光将天空照的发亮。
那温暖的光芒甚至驱散了房间内的低温。
望着那轮红日,我发出了由衷地感叹。
【真美。】



end
坚信自己的道,即使周围黑暗也要成为那一丝光,即使跌跌撞撞我也会朝着光的方向前进
那么假如就算有一天我消失不在,自己所走过的路,就是我存在过的证明
总有一天,希望曾经站在这里望着我背影的你,可以堂堂正正和和别人诉说起我的名字,用那无比自豪的语气
即使无人真正理解,吾此生已了无憾
谢谢大家

迷糊薙薙

LV.2

1楼
【真香。】
Artists used lies to tell the truth Politicians used them to cover the truth

咲羽雪風

LV.19

2楼
完结撒花

回头再看
暂无权限

暂无回复权限,你可以登录后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