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269 | 回复 1

漫谈《白雪 ~七凭之祭~》:人生如树上飞花

按出虎羽烟

LV.7

楼主
最近管理操作 一ノ瀬ことみ 进行了 主题评分 2018-08-11 12:43
通关《七凭之祭》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壳之少女》的原著是京极夏彦的《魍魉之匣》,昨天偶然看到《铁鼠之槛》的漫画更新,蓦地想起了《七凭之祭》,于是决定写点什么。
先说说想子吧。

本名歌音。可怜又可恨的人物。对她我说不上喜欢,但也不会讨厌就是了。复仇没有错,但是把无辜的人也牵扯进来就有点过分了。杀蓝和红绪这两个异母姐妹就算了,顺手把一母同胞的诗音也一起切了是怎样啦……我表示接受不能。

在某些路线里干脆连倒霉的あかね也一并杀了,折断手指、焚尸、伪造成自己的尸体、嫁祸……充分展示人物的阴暗面。从受害者到施害者的完美转身让人猝不及防。
撇开剧情里繁杂的搜索系统,想子其实本身是很容易被玩家纳入侦察视线的。毕竟与现实不同,日系推理小说的一大特征就是命案发生时相关人物都一定已经“到齐”,所以缉凶的过程也就是在已知人物中做个排除。考虑到凶杀案是想子和男主到了洋馆之后才发生的,而男主显然不可能是凶手,那么主凶是谁简直就呼之欲出了。不过《七凭之祭》的剧情有趣之处就在于凶杀案不止一起,凶手和动机也截然不同,有预谋已久,也有临时起意。案情交错重叠,如果抱定“凶手是同一人”就容易迈入编剧的陷阱。
此外,一开场就受伤的手指也颇为可疑,这通常被用来当做“不可能犯罪”的证据,而本作中想子还利用这一点在杀害あかね后把她的尸体伪造成自己的,和《水车馆幻影》中的剧情有异曲同工之妙。
抛去人物本身的阴暗面不谈,想子某种程度是本作的人生赢家,TE中复仇大成功(对她来说可能是只完成了部分复仇),姐妹团聚,杀了人还没被判死刑,更重要的是坐牢那么多年男主还痴心等待,等于一出狱就结婚(永久就职),真实人生赢家end

七月红绪。

本作我最喜欢的女主角,双商很高,反差萌尤其打动人心。从彬彬有礼的态度高速转化为“啊好累老娘不想再演了”的颓然无礼真是反差萌的极致,若干年后我觉得也只有682大爷被053小萝莉用蜡笔涂鸦那一幕可与之媲美了╮(╯▽╰)

作为双商和人气都很高的人物,红绪在本作大多数路线中都可以全身而退,可以说是有着女主光环般的存在(虽然在某些路线中光环会失效),冷静、机智、不给男主拖后腿,即使被救也能维持沉雅持重的姿态,这一点实在很难得,毕竟在业界快餐化的现在,gal女主多是男主随便两句嘴炮就好感度爆表然后宽衣解带的……如此庄重自爱的女主实是罕见,这一特质也极大地增添了人物的魅力。
红绪这一人物塑造得如此成功,除去剧本的偏爱,あじ秋刀魚的倾力演出更是功不可没。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是因为七月红绪这个人物才记住あじ秋刀魚(前田恵)这个名字的。秋刀鱼在红绪线结尾的表演最是让我心折:

在一切尘埃落定后,红绪穿上洋装跑去男主的大学见他,总是穿着和服的红绪穿上洋装后恍若他人,男主居然一时没认出来,起先红绪还保持着温文尔雅的态度像个大小姐一样(其实她本就是大小姐)谦谦有礼地以问路之名向男主搭讪,结果智士这呆子居然一时没认出来,装作乖乖女时间一长就受不了的红绪终于忍无可忍,发出一声饱含怒意的长叹“はあ……”随即撕下了大小姐的面纱,毫不客气地支使男主为自己搬行李,这样的反差使人不禁莞尔,娶了红绪做妻子一定会被她管得死死的吧╮(╯▽╰)╭。即使若干年后我依然能清晰地回想起红绪的这声“はあ……”,仅仅两个音节里包含着“这家伙好蠢啊”、“相信他会开窍的我简直是笨蛋”、“好累啊老娘不想再演了”等等丰富的信息,如此精妙的表演和信息量巨大的叹气我至今也没再遇见过。
和演员一样,声优在演技方面也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擅长演技,演技好到你听不出来她是在扮演角色,另一种则是浸入式的表演,即所谓的“入戏”,具体表现为声优只要入戏就能惟妙惟肖地塑造出人物,与其说是在表演,不如说是人物在借着声优的嘴说话,人物真实得像要从屏幕里跑出来。前田恵毫无疑问是属于后者的,只要入戏,塑造人物就绝对无可挑剔,但反过来,如果没入戏,或者入戏不能,那人物塑造就会显得苍白无力,甚至有“棒读”感。从这个角度看,前田恵可能不太擅长拔作(在《お兄ちゃんにはぜったい言えないたいせつなこと。》及其ドラマCD中棒读感极为强烈),虽然咱也觉得前田姐姐只配正作就好,但是考虑到日本gal业界长年萎缩,拓宽一下戏路未尝不可,而且对于优秀的声优而言,掌握“纯粹的无浸入式的演技”也是好事一桩,让我们期待一下前田恵日后的进步吧。
又及:我最近才发现红绪那只猫叫lovecraft……是怎样?大家一起愉快地讨论克苏鲁吗?
七月藍

因为名字叫蓝所以就穿着一身蓝色……剧本你要不要这么简单粗暴?红绪也是一声红色和服Orz。与妹妹红绪截然不同,缺乏胆识和定力,智谋不足(果然蓝色是智障的颜色么),说是性格沉稳,然而在本作的凶杀氛围中并看不出几分沉稳,有点神经质、情绪易波动,很容易成为被害者的体质……
在不同路线中扑街多次,和红绪不一样的是,只要被男主救一次就倾心了,非常干脆地以身相许,看得我也是一头的黑人问号:大姐你不是姬佬来着吗?这么简单就被男主掰直啦?不勒个是吧……

总的来说,蓝属于“服务型人物”,身材好,头脑简单,剧情不复杂而且能够很快对男主投怀送抱,很符合一部分男性玩家对女性的性幻想,很可能是IG社用来平衡红绪这一角色的,毕竟众口难调,总有不喜欢红绪这种强气女主的玩家,而蓝就能很好地拉住这些玩家的心。
大概吧╮(╯▽╰)╭。

灯山あかね(朱音)

各种意义上的被害担当。
作为七月家的受害者之一,本来是潜入洋馆做调查的,结果像样的调查进展根本没有就算了,还被当做玩物凌辱和调教,可真是倒霉催的。这也就算了,在某路线还被同为七月家对头的想子给干掉,连尸体都被焚烧后当做想子的替身,还背上杀人犯的黑锅,算是集不幸之大成。但其人又有一种奇妙的开朗和积极感,以至于比起同情我对朱音更多的是喟叹。

个人路线的结局非常之谜,表示要继续留在七月洋馆。对此我表示甚为不解,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吗?
作为一个副女主角对剧情的推动不大,主要是通过她的遭遇体现七月家的黑暗和扭曲,以及扰乱玩家的侦查视线和提供……Hscene?存在意义薄弱的人物,总之就是“我潜入了,我被侵犯了,被玩弄了,被杀了”and so on,酱油得相当彻底且单纯。

水守なるみ(成美)

这个就更谜了。
居然是小偷?到七月家当女仆是为了偷东西……严肃的洋馆杀人案里出现一个小偷,说实话真的是突兀过头了。主要作用也是扰乱侦查和提供Hscene。各种意义上的莫名其妙。
虽有个人路线但委实看不出和男主有什么恋爱感情,结局是在馆外和男主又重逢了,孽缘般的关系。是一个剧本展开来写就可能跑题,不展开来写已经跑题的奇妙人物,人物存在意义比之朱音还要薄弱,完全不明白这人是跑来干嘛的。如果没有かわしまりの的配音,人物可能还要更“纸片”一点。

七月诗音

本文的重点。
虽然由于梦幻的外形和出现在封面上的缘故被一些玩家误认为真女主,然而实际上并没有她的路线。说实话诗音最开始给我的印象根本是个纸片人,色素稀少的头发和红色眼睛,被监禁在馆中的少女,寄人篱下……这种种元素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显得虚无。所以我第一眼看到诗音的感觉是:
很漂亮,没了。
但故事过半时,随着各种杀人事件不断出现,我对诗音的态度改变了,我开始觉得:
搞不好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原因无他,那就是:
诗音的杀人手法实在是太合我胃口了呀!!!(此处必须要用三个感叹号)

我小时候其实挺胆小的(现在也没胆大到哪去),偏偏又喜欢看各种恐怖悬疑大案纪实等等等等,印象尤其深刻的各种杀人没杀成的情节,比如某人的心脏天生往右偏,一刀捅下去没杀死啦,或是用绳子勒杀结果不小心搞成死结啦,就连现实中都有人头部中枪最后只是瘫痪(詹姆斯·布拉迪)……当时幼小的我明白了一个深刻的道理:杀人的时候一定要确保对方死得透透的。
而让人死得不能再死的方法果然是……砍头了吧?
所以看到诗音用斧子砍下人头的剧情时我异常激动:心之友啊!

《大明王朝1566》里严世蕃对严嵩说过这么一句话:
“天下人都有退路,就您儿子没有。”
这句话也很适合诗音。
蓝和红绪是自由的,摩夜并没有过度地约束她们;朱音如果想走,完全可以全身而退;成美只是个小偷,做完了这一票她肯定是要跑路的;就连想子,如果有节制地杀戮,复仇后也不一定就会身陷囹吾,然而唯独诗音是无路可退的。
岂止无路可退,简直就无路可走。
普通人的生活是一条线,而诗音的生命轨迹是一个圈甚至只能算是一个点。这个少女从未踏足馆外的世界,与其说是生活在馆内,不如说是被监禁着。长期的幽禁生活极大地损害了她的健康,梦幻般的白发和红瞳的真相不过是长年不见阳光造成的病态。退一万步讲,就算离开洋馆她又能做什么呢?没受过教育,体力虚弱的她离开了七月家甚至无法生存……
而这一切并不是她不幸的全部。
没有自保能力的美丽会招来不幸。在暗流涌动的七月家里,没有谁像诗音这样无力,所以她成了七月蓝和辻村星次的泄欲对象。
对诗音而言,她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女同倾向,但是对于七月家长女蓝的欲求,她是不能也不敢抗拒的。

而对年龄能做自己父亲的星次,诗音真的爱过他吗?
当然没有。
别看星次和诗音同为七月家的食客,寄人篱下,他的处境比之诗音简直不要好太多。诗音是怀璧其罪,有一副好看的皮囊所以引人侵凌,而星次糟老头一个不存在这种问题。而且,诗音是一个单纯的被拘束者,她什么也做不了,而星次至少算是七月家的管家(虽然这个职位是靠已故的哥哥获得的)。
孔夫子说:“乡愿,德之贼也。”看上去像个老好人的星次实际上是个卑劣的伪君子,他心安理得地利用哥哥的关系长年寄居七月家,甚至利用管理者的权势和虚假的温柔,诱迫少女成为他的泄欲工具。不知他九原之下的哥哥,看到靠自己才当上寄食者的弟弟诱骗自己的女儿时是个什么感想?
所以我们很容易知道,面对星次的索取,诗音能做什么,或者说只能做出什么回应。
爱首先是自由的,自由就意味着不止一个选项,只有一个选项的感情不是爱,而是某种扭曲和阴暗的情欲。
所以在本作中,诗音有过这样的哀叹:
「为什么……不更早点、来到这里呢……」
「……为什么不早点,来守护我……」


如果,最开始来到我身边的人是你,
如果,当初向我伸出手的人是你,
如果,你不是出现在他出现之后
……
可是,世间并没有那么多如果。
竟陵王萧子良曾问范缜说:“你不信因果,又如何解释贫贱富贵之别?”
范缜说:“人生如树上飞花,随风而落。落在茵席上的是殿下,落在茅厕里的是我范缜。”
这就是诗音的人生了。
并非是源于什么错误,而仅仅因为她不是摩夜的女儿,所以蓝和红绪习以为常的自由对她来说珍贵到难以想象。甚至连身高上我们也能一窥诗音受到虐待的端倪——长女的蓝身高168cm,此女的红绪155cm,而比她们小不了几岁的诗音才不过145cm,比姐姐红绪矮了整整10cm……
在所谓的happy end中,诗音生下了星次的孩子——一对双胞胎,当她和星次携着孩子们的手走在阳光普照的、洋馆之外的土地上时,是否会感到幸福呢?
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看到她的笑容。

PS:最后煞风景聊聊本作中的bug吧。其实长年不见阳光的人很容易得维生素D缺乏症,表现为体弱多病、缺钙、手足抽搐等等。为什么我懂这些?因为我自己也有轻度的维生素D缺乏症(感觉我会和诗音聊得来)。而且缺钙也会导致头发脆弱易脱,像本作里诗音用头发缢死他人这种事是做不到的,我怀疑她斧子都未必拿得起来……

目前评分 (共 2 条记录)

「啊……那真是恭喜你。不过谣江,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丈途同学在这里啊。」
[IMG]http://img142.poco.cn/mypoco/myphoto/20130525/13/6450049420130525135046033.gif[/IMG]

luna2344

LV.0

1楼
游戏画风有点另类的。。。
暂无权限

暂无回复权限,你可以登录后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