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132 | 回复 2

分崩离析的理智——转瞬即逝的身影35 暗无天日

泪の星辰

LV.5

楼主
【咯咯咯——】
【猫】弓着身体一步步地朝着我们逼近。
它身上的触手以及身后的尾巴如同有着自我意识般疯狂的舞动着。
刚才轻易撕裂直升机的漆黑利刃已化为无状之黑雾。
即使如此,光是无法确定何时会袭击过来这点就让人感受到巨大的压迫力。
我不动声色地把手伸向躺在旁边的强力紫外灯。
手臂的伤口在经过治疗魔法的效果已不会阻碍行动,但即便如此伤痛还是需要时间来进行回复。
而眼下的我们并没有这份从容。
冷汗沿着脖颈流淌。
因为伤痛使用手雷肯定会影响出手的速度而被扑倒。
用枪进行快速射击看起来像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我实在没有自信可以在遭遇两只【猫】的前提下带着腿伤刚刚恢复还站不太稳的丫头撤退。
残骸让我无法看到后面的动向。
要是朝着它开灯的话,又不一定能够保证兼顾到后方。
在这种时候,只要一个决策失误的话,很有可能在这里就会玩完。
该如何是好?
我用余光瞟了一眼不远处的萨菲罗斯。
——那个男人,不在那里。
电光火石间,【猫】开始了动作。
影足从缓缓地迈步逐渐变成了奔跑。
甚至都没有时间来感到疑惑。
【呆毛!呀!】
【啧——】
丝毫不理会银袍妹子惊讶的声音,我一把搂住她的身体,抱着牺牲自己的觉悟进行躲闪。
与此同时身后【猫】的前爪也已经具现出了绝望的漆黑。
【闭上眼睛!】
萨菲罗斯的吼声恰到好处地响起。
紧接着,三枚被拉开了保险栓的手雷在半空中画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跌落在我们和【猫】的中间。
在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的时候,我立马按着银袍少女卧倒在地。
强光在瞬间将我俩包围。
恍惚之中手臂被人给拉住,甚至都来不及站稳,就被强行拉着往外拽。
【几秒钟以内它们是恢复不过来的,快抓紧时间!】
的确,这么简单粗暴,完全符合那个男人的作风。
【说是要跑,附近没有可供躲藏的地方,而且我不认为咱们的脚程能够快过后面那些玩意啊!】
以前之所以能和【猫】打的有来有回正是因为地形提供给了我们可以迂回喘息的时间,从而避免与它进行直接交战。
简而言之,在这种局面只要时间就可以将死我们了。
就这样被他拖着跑了几步之后,黑衣男人突然松开了自己的双手。
【所以才说你是蠢蛋啊,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但要是放任你们在这里倒下这边可是会很困扰的。】
从后方传来了【猫】像是察觉到被戏耍了的怒吼。
萨菲罗斯一边转身一边从腰间抽出了自己的大口径手枪,在手中转了俩圈后稳稳地握住枪柄。
俩把黑色的枪身在黑暗中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没有躲藏的地方就由自己去创造,遇上死局至少也得想办法吃掉对面的皇后,即使只有最后一口气也要在对面的脸上留下伤疤。我们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走过来的,今后也会这样笔直的走下去。要抱怨的话就去地狱,活着就得为了实现目的而不断战斗,这才是【人类。】
枪口直指着后方,他如此高声宣言道。
【萨菲罗斯,你......
【作为手上俩把老伙计的复出战,这里就交给我吧,嘛,虽说和估算的情况有些差别,别担心,不过是把计划提前而已。】
男人嘴角向上,朝着我们露出了一如既往地夹杂着狂气的轻佻笑容。
【萨菲罗斯先生!】
少女声音让他侧目。
【按照现在的状况,万一在这里接着被削减理智的话......有可能就回不来了啊,即使这样也没关系吗?!
他对此只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啊,在这种方面大家都是彼此彼此,不过即使是我这种人,也是有不能够退让的底线的。】
萨菲罗斯朝着我们露出了带有深意的微笑。
【那么,控制塔上的那家伙就拜托你们照顾了,魔法师们呐。】
接着黑衣男人头也不回地,走向了从残骸中朝着他张牙舞爪的两匹异形之物。
【啊......嗯......】
后面望着他高大背影的少女微弱地呢喃着。
但是那个回答,萨菲罗斯有听到吗?
我不太确定。
而很快的,身后传来的子弹爆炸与利刃拍裂地面的响声就轻而易举地打断了我的思绪。



黑衣的身影在四团幽蓝的寒光之间跃动着。
男人脸上沾满了类似鲜血的东西,也不知道是自己还是【猫】的。
双枪不间断的火舌照亮了周围,偶尔还夹杂着强烈的闪光。
两边都是速度见长,打的眼花缭乱让旁边观战的我有些跟不上节奏。
黑暗中也只能看到地面不断地被破坏,以至于萨菲罗斯不得不随时改变着自己的位置。
双方交战的剧烈的声响覆盖了整个机场跑道。
借着他们缠斗的功夫,我偷偷摸摸地开启光学隐身带着银袍少女朝着反方向跑,同时还得小心地注意不被身后的流弹所波及到。
开启隐身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不引起【猫】的注意顺带兼顾防止被对方的魔法师袭击。
在这种环境嘈杂的地方,猫那出色的听力反而会成为弱点。
只要不是故意暴露我们这边的位置,运气好的话是能够不被当做目标的。
奇怪的是,不知道组织是出于什么考虑,对方的魔法师直到现在还没有露面,这点让我和丫头都感到有些困惑。
幸运的是,机场大概是出于为了节省占地面积的考虑,这里的机场跑道是平行于航站楼修建的,也就是说只要穿过这两道跑道就能够脱离。
和望不到尽头的跑道长度相比当然是谢天谢地,但是这宽度光是目测最起码也有俩公里以上。
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距离,自己当然可以依靠跑步加快速度,但旁边的银袍少女明显不能配合上我的脚步。
【轰——】
流弹在不远处爆炸开来,心有余悸的同时,我清醒地认识到现在的局面已经刻不容缓。
【喂,丫头,帮我拿一下紫外灯。】
【哦,这倒是没关系......哎哎哎?!】
判断出危险性太大的我把手上的强力紫外灯扔给了丫头,趁着她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公主抱就开始了狂奔。
怪物的嘶吼声直入耳膜,搭配着地面爆炸形成交响。
【呼......呼......】
鞋底与混凝土产生着激烈的碰撞,身后尖锐物体扎穿地块的声响让人不敢停下脚步。
冷风吹乱了额头的刘海,汗水宛如粘稠的胶水把衣服和身体黏在了一块。
速度快的像是在追赶快要离站的末班车,动作却比想象的还要轻盈。
不远处,夜视仪中已经能够看清楚航站楼的标志。
不由地安心地舒了口气,不过......之前的自己能够跑那么快吗?
疑问从心底萌发,而就在寻思的时候,某股从周围袭来的凉意却让身体为之一颤。
隐隐约约地觉得哪里不对,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毒蛇所盯上的青蛙。
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我战栗着把视线向上移,终于如愿以偿地同目光的源头对上了视线。
那是从楼顶中袭来的,诡异之物那空洞眼窝之中泛起的蓝色光亮。



虚无缥缈的安全感被绝不可觉察之物所觉察到的这份恐惧所覆盖。
绝望如同周围阴暗的冷风渗入骨髓。
【第三只!丫头!】
下意识地咬紧牙关往后撤,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做出闪避动作基本不可能。
【土墙之术!】
怀中的少女双手结印,一道厚重墙体随之升起。
【呯——呯——呯——】
几道锐利之物刺入泥土,顷刻间巨大的土块如同散开的拼图般四散分离。
为了避免被砸到,我被迫改变了方向。
【切,那么这招如何——风旋之术!】
几乎不带停顿,银袍少女快速地在半空中挥舞着手指,点过地方开始形成剧烈的气旋,随着她向前一指,几道气旋夹带着砂土咆哮着朝【猫】扑去。
伴随着诡异笑声的是那不可思议的动作,【猫】身上的不定形的触手陡然伸长,硬生生将袭去的气旋拍散。
【怎么这样......】
认知跟不上现实,在自己哑口无言的同时,身体已经开始了动作。
和那种家伙玩正面突破无疑于自取灭亡,也只好退而求次进行迂回。
【猫】如同影子般飞快地跟了上来,那令人头皮发麻的诡异笑声伴随着冷风钻入耳朵,摧残着脆弱的神经。
人类的脚程自然无法神话生物相提并论,不祥之物很快就窜到了我们的前面。
【丫头!】
【啊!知道了!土墙之术!】
刚成型的掩体在瞬间被利爪拍裂,紧跟着从它身后延伸出的几道黑影像鞭子般地朝着我们所在的位置挥来。
【可恶,没完没了,风屏障!】
猛烈的攻势让丫头毫无喘息的机会。
就在她开启防御魔法的瞬间,不行,挡不住,这种感觉没来由地浮现于脑海,我下意识地往旁边躲避。
风墙轻而易举地被拍入地面,连同停在我们身后的铲车被轻松地拍扁,之前所站立的位置被狠狠地犁出了一条深沟。
【不行!得拉开距离,丫头!!】
......嗯!】
脚在发抖,连同后怕的时间显得格外奢侈,我强迫着自己迈开脚步。
银袍少女朝着后面的【猫】扔出了紫外手雷,在【猫】那受惊吓的高声尖叫中我们终于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又沿着前面跑了一会,夜视仪里已经能够看到航站楼后面的控制塔了。
【喂,丫头。】
我犹豫着朝怀里的银袍少女搭话。
【【无光之暗】有提过过神话生物拥有智力这种东西吗?】
【当然了,根据智力的高低,也有存在会使用魔法,咒术亦或是诅咒的种族。】
【所以我们过家家般的战术怕是已经被看穿了,对了,紫外灯你还拿着吗?!】
【嗯,我抱着呢。】
【呼......正好,再这样胶着下去对我们很不利,在下一次交战的时候,就用它来打开局面。】
【唉,要是真能如我们所愿就好了。】
银袍少女无奈地叹着气,看来刚才的战斗对她的刺激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只要逼退【猫】,接下来,哇啊啊啊......】
黑暗中没有注意脚下,一不小心被硬物所绊倒,我站立不稳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刷——】
就在我摔倒之前,隐约好像看到有根锐利的尖刺从右侧袭来。
因为速度太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刚飘起来的外套被洞穿。
在一瞬之间眼睛捕捉到了那家伙的样貌。
......】
那六角形裂开的虫嘴,是【猫】的尾巴,原来还能用来够做这种事情的吗?
本以为我们已经弄明白了【猫】的攻击手段,倒头来发觉这不过是对方的九牛一毛。
而这份认知,也在不知不觉间成了限制我的枷锁。
【蠢呆毛!突然间怎么回——】
银发少女揉着屁股正准备抱怨,但也很快就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从腰间抽出银色大口径手枪朝着后方开枪,【猫】的尾巴在一瞬间没入了黑暗,周围那咯咯咯的笑声宛如在嘲笑我的无知。
【紫外线灯呢?】
【脱手掉在旁边了,我找找,哦有了——】
丫头在旁边摸索了一会。
【啪——】
强力紫外灯的光亮驱散了黑暗,这才惊觉到她旁边居然还潜伏着一只,这诡异之物不知何时已经在右侧张开了嘴巴,像是已经做好了捕食前的准备,密密麻麻的惨白色的尖牙让人心生怯意。
恐惧让丫头的手不停地在抖,她不得不双手持灯来保持住平衡。
【咝——】
怪物被灯光所照亮的部分身体在顷刻间燃起了白烟。
受到了灯光的刺激,【猫】庞大的身躯再度退回阴影当中。
【该死!到底有多少只啊......】
我拉着银袍少女的手,两人一边挥舞着紫外灯警戒着周围的情况一边跌跌撞撞地往控制塔的方向跑。
只要能够到达那里,就一定会有办法。
夜视仪的黄绿色让人看不太清,只有生物本能在提醒着我要加快脚步。
咯咯咯——
直到那不远处从航站楼上方跳下来堵住去路的邪恶之物掐灭了最后一丝希望。
我不知道什么才是有价值的东西,但即使跌跌撞撞我也会朝着我觉得有意义的方向前进
那么假如就算有一天我消失不在,曾经站在这里望着我背影的你,就是我存在过的证明
所以,此生无憾

truelight

背锅的管理员

1楼
看后留言,期待后篇。要讲的东西已经和你讲过了,就不写这里了
不要说跌倒了再爬起来,有些人永远不会站起来了

泪の星辰

LV.5

2楼
引用来自truelight的发言 回到原帖
看后留言,期待后篇。要讲的东西已经和你讲过了,就不写这里了

感谢支持,可能会对于本篇和34进行微调来给后面进行铺垫。
我不知道什么才是有价值的东西,但即使跌跌撞撞我也会朝着我觉得有意义的方向前进
那么假如就算有一天我消失不在,曾经站在这里望着我背影的你,就是我存在过的证明
所以,此生无憾
暂无权限

暂无回复权限,你可以登录后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