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1283 | 回复 5

【严重剧透注意】紙の上の魔法使い:把事情搞砸了连个躬都不鞠的嘛!

按出虎羽烟

LV.7

楼主
最近管理操作 美味果冻 进行了 回复评分 2018-02-28 08:21
今天是代餐的第七天,我满脑子都是罗宋汤、烤肉、西班牙海鲜饭和奶油蘑菇浓汤,为了防止自己失去理智跑出去大吃大喝,我决定写点什么转移一下注意力。

当我第一眼看见《紙の上の魔法使い》这个名字时,我预想中的故事应该是这样展开的:
因为某些原因转学到了某岛上的兄妹偶然发现了一座私人图书馆,邂逅了喜欢读书不想上学的白发红瞳少女,于是男主发扬补药碧莲+自来熟的传统主角被动技能,日日上门烦夜夜,喔不,夜子。经过死缠烂打,两人的心慢慢接近……真是青春啊。
当然,我想多了。
只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故事不仅不是王道校园恋爱喜剧,各种意义上还挺致郁的。
简而言之就是,当我们打开游戏时,故事就已经结束了。
没有什么比玩家被剧本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牵着鼻子走却不能改变剧情走向更糟糕的了,诚哥之所以招人恨就是有的时候他会无视玩家的选项做出自己的决定,导致剧情脱缰野马般地向玩家不希望的方向展开,本作的恶意在于:剧本不仅要牵着玩家走,还是蒙眼play,而终点更是个大粪坑。
也就是喂屎。
听过有玩家评价WA2时说:“这就像掉落了一个粪坑,不管怎么挣扎都爬不上去,而且奋力挣扎只能刨下更多的粪。”这说法用在本作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在正式解毒(无误)剧情之前,我们不妨先喘口气,梳理一下本作的声优吧。
不得不说在看到本作的声优表的时候我想到的是《樱吹雪~千年之恋》,也是个以正剧为主题,却以拔作声优为主役的作品,这种做法除了省钱之外我觉得应该不存在其他原因,果然成本控制是会社存在的重要基础啊。

橘まお:中村麻未,配萌拔和正作的时候用的是橘まお这个名字,配凌辱拔的时候用的是木多野あり。主役的作品汉化的不多,国内玩家比较熟悉的可能就是《エロ本を捨ててから兄の様子がおかしい》里的湯川百花。声音的特点是稍有些鼻音,声线有黏滞感,但鼻音方面不如青山由香里和楠原由依那样浓重得有特点,又不如夏野こおり那样糯米纸般的黏性,可以说是有个人的特点,只是不够出彩。本作中的表现还不错,首先傲娇不难配,夜子全作大部分时间都在耍小性子也没什么太大的情绪细节需要处理,不过后期情绪波动的时候声优的表现确实还行,看来功底还是在那里的。
御苑生メイ:知名度很高,人气却不咋地的梅姐。老实说声线委实没有多大特点,但胜在老牌声优功底好,里界劳模,每年各色拔作来者不拒,从八岁到八十岁都配给你看(大雾)。但私以为梅姐配得最好的还是姐系声线,本作她配的是妹妹月社妃。本来在听说她要去配妹妹时还有点担心,后来证明是我多虑了,因为月社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软妹,所以我的感觉是“好像谁来配都可以”。全程无波动声线,有如棒读,表现平平,没有多少出彩的地方。
姫原ゆう:其实在国内更有名的马甲是鈴宮まい,国人玩家最熟悉的角色大概是曲林静樹,某山脉三巨头之一……声音虽然很软,却不算有特色,本作中的表现尚佳,在情绪起伏上把握得很好。该傻白甜就傻白甜,该痛哭流涕就痛哭流涕,但是可能是因为声音太软了,即使配哭戏貌似也有点出戏感,这个问题就见仁见智了。
花澤さくら:似乎是本名?拔作出道的声优,近年来看处于上升期,配的正作越来越多了,貌似有成为第二个小仓结衣的潜力。国人玩家比较熟悉的作品有话题同人作《オタサーの姫に告られた結果wwwww》,以及不知为何被汉化了的《手垢塗れの天使》(还真的都是拔作),声线比较多变,音域广,显示出表演者不凡的功底。本作中她配的角色日向かなた多数时候都处在情绪高昂状态,但变化也是全作最多的,能配好实属不易,是个有很大潜力的声优。
小倉結衣:小仓姐姐的大名从爱尔兰到契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私心觉得小仓的声线并不算有特色,没有“初听杀”的威力。但是胜在作品极多,而且荤素不忌,从不拒绝接单,堪称里界声优劳模。所以听久了还是能记住她的声线。小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处于上升期,加上本身功底好,练得多,名字是汉字容易记,在中日宅圈都是知名人物。本作中她饰演クリソベリル(克丽索贝莉露),大部分时间都在尬声尬气地奸笑。小仓真的不适合演恶役……但是考虑到角色到最后又洗白了,这种很不自然的奸笑似乎也恰到好处?虽然我还是觉得有些尴尬。
芹園みや:西沢広香,老牌声优了。出道时间极长,和小仓一样荤素不忌,真实劳模无所畏惧!但配的多是拔作。现在每年的出品量还维持在一个很高的数字上,但是作品里正作并不多,老兵不死,只是凋零……声音让人一听难忘,但不是所有人都能一听就喜欢上。声线像加入了过多奶油的法式浓汤,初听容易不适,但是由于配作多,像我这样的galgame蝗虫玩家就表示“听久生情”,还是觉得挺不错的┐( ̄ー ̄)┌。本作中她饰演遊行寺闇子,但是这个声音……母性不足啊亲。就像《赶尽杀绝》里的男女主角给我感受一样,男主父性不足,女主母性不足(到底哪里像“黑道中闻名的专门对付恋母情结顾客的妓女”了?我感觉莫妮卡·贝鲁齐很好地演绎了她自己……就是个模特)。个人比较喜欢芹園和氷室百合一起出演时的效果,氷室清澈的声线可以很好地中和芹園过于甜腻的声音,反过来芹園的声音也可以弥补氷室声线的单薄,期待她们的以后的合作。
野上結生:声音很有特点,不知不觉被她初听杀了。想找她的其他作品听听声音,结果发现都是拔作……很神秘的一位声优,在2dfangetchu上找到的作品都不多,bangumi上也没有她的资料,个人表示很感兴趣,应该会继续关注。
由于本作本质上不存在多线,比如你辛辛苦苦地进入了理央线后会发现怎么选都会死人……那么我干脆就通过逐人分析的来解毒一下剧情吧。

遊行寺闇子:
万恶之源,一切悲剧的始作俑者。但在这个人身上我居然还依稀看到了戴安娜王妃的影子,世人都说卡米拉是小三,其实从时间上看戴安娜才是吧,虽然她并不知情,错在有了卡米拉又去追求戴安娜的查尔斯。闇子的身上有着和戴安娜相似的悲剧色彩:出身高贵、被认可的嫁入、在结婚之前就遭到丈夫背叛,不受夫家长辈关爱的经历,以及最后选择的出逃……如果闇子真像戴安娜那样是个完全的受害者,那么这个角色应该引起我们的同情,但恰恰相反,闇子是很遭人恨的。
闇子是个深爱着自己女儿的母亲,这本可以成为她性格特质中为数不多的亮点,然而很遗憾,这却成了闇子最大的黑点。
我们来看看闇子都干了些什么吧:
在本家因为有人欺负夜子动用魔法之书把人“消失”掉;
制造了纸上存在伏見理央作为夜子的保姆,对理央下了多重限制,使她基本成为一个只能为夜子存在的存在;
干涉四条琉璃和日向彼方初恋,使琉璃忘记彼方;
引发连锁效应, 导致魔女克丽所贝莉露干涉四条琉璃和月社妃的恋情,月社妃自杀,随后四条琉璃也殉情;
制造了纸上存在的四条琉璃和月社妃,以安抚女儿夜子。
遊行寺闇子的扭曲之处有三:
其一,为了女儿什么都可以做,不管怎么伤害他人都所谓,毫无底线,从这点看来,闇子和本家那些欺负夜子的人们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立场不同罢了;
其二,“我觉得好才是真的好”,满足于让夜子生活在与外界风霜完全隔离的“温室”里,把夜子任何的情绪低落和波动都视为“受到伤害”,而一旦这一判定达成,闇子就会不惜代价(不管这代价由谁承担)、不择手段(其实也就是用魔法之书)来保证女儿的情绪恢复“正常”,满足于这种虚假的和平与温情脉脉,拒绝让夜子有任何成长;
其三,也是最让人无法理解的,那就是“无论什么事情都一定要用魔法之书来解决”。有句形容俄罗斯人的话是“能动手绝不磨嘴皮子”,而遊行寺闇子还要更极端一点——“能用魔法之书要用魔法之书,不能用魔法之书的创造条件也要用。”简直让人怀疑她的脑回路里是不是只有这一种解决方式。私以为,这种病态的思维方式不能简单地用“因为女儿被欺凌了”来解释,如果说闇子用魔法之书杀掉本家的欺凌者时我还会拍手叫好的话。仅仅因为日向彼方向四条琉璃告白这点小事就动用魔法之书就真的匪夷所思了,而这件事正是其后一切悲剧的起源。
所以作者把闇子设计成这样一个单细胞生物的目的何在呢?我觉得只能表现出作者文笔的不足和塑造闇子这个人物时的漫不经心,为了让悲剧有个源头,总得让人先干点什么,至于引发悲剧的最初事件是否合理,管他呢,反正一般的死宅看到美少女就什么都原谅了,喜欢自命逼格高的那部分死宅也超好打发的,只要剧本死了人,那么毫无疑问就是神作啊!Galgame剧本还真好写啊。
如果我是编剧,我会试着让闇子的性格更加丰富,人物形象更加丰满一些,即使她是疯狂、扭曲的母亲,也不妨我们花些笔墨解释一下其疯狂与扭曲的根源,从而让玩家更好地接受剧情的走向,而不是像如今这样用一个近乎脸谱化的扁形人物来充当悲剧的根源,所谓“根基不牢,地动山摇”说的就是这种漫不经心的剧情架构方式吧。

月社妃:
依前所述,我们知道本作中存在两个妃,一个是游戏开始时我们接触到的,半途退场的那个妃,实为闇子制造出来的纸上存在;其二是真正的妃,只在回忆中出现。这里我们重点谈谈真正的妃,因为纸上存在的妃本质上也是真正的妃的摹写。
可以看出剧本还是非常喜欢妃这个人物的,首先外形非常亮丽,一头飘逸的金发,纤细的美貌,举止端庄,彬彬有礼,剧本还嫌不够,有外在还得有内在嘛,于是又加入了“天才”这一属性(ACG作品里的天才还真是不值钱啊),真可以说是集编剧之宠爱于一身了。
然后我们就发现霓虹人实在不懂什么叫天才。
日本经济最好的那段时期其实和中国现在一样,经常在国际上被抨击“抄(shan)袭(zhai)”,对此日本人的回应是“创新不一定是从无到有,把不同的事物拼合起来也是创新”,我寨我有理。说多了自己都信了。
然而,仅仅在剧本里写上“某人是天才”并不能就真的把她变成天才,退一步讲,即便是想要忽悠得玩家认同,也没那么简单。NornMiel的作品为什么都那么无聊,很简单啊,千篇一律的画风,流水线般毫无变化的上色,耳熟能详的里界声优声嘶力竭地叫床,再把大小姐、人妻、女剑士、变身女英雄等标签随便一贴,新作每月都出,薄利多销。
万事最难莫过用心。
月社妃是剧本塑造人物漫不经心的表现之二。
我这个文科生给大家来个简单的推理:
大前提:月社妃爱着四条琉璃,月社妃是天才。
∵月社妃深爱着四条琉璃
∴月社妃必定不能忍受和四条琉璃的分离
∵四条家家庭崩坏一定会引起月社妃和四条琉璃的分离
∴月社妃如果能预见到四条家家庭崩坏的可能,一定会尽力去阻止
同时∵月社妃是个天才
∴月社妃一定能预见到四条家存在家庭崩坏的可能,并尽力去阻止
结论:如果月社妃深爱着四条琉璃,且不能忍受和他的分离,就应该尽力去阻止四条家的崩坏。
然后我们发现这个合情合理的推论在本作中行不通。
因为四条家的崩坏和妃有着很大的关系。
我们看看剧本是怎么描述这一串逻辑关系的:月社妃是个天才——和父母有隔阂——父母想要尽力拉近和女儿的关系——妃表示老娘眼里只有哥哥——拉近关系失败,父母都疏远了妃,同时关系也走向恶化——父亲醉酒后袭击妃事件发生——四条家崩坏。
先不说女儿是天才怎么就引起父母的隔阂了,换了是中国的家长,出个天才女儿怕不是做梦都会笑醒,岛国人的逻辑某种意义上确实很神奇,比如雅人叔在李狗嗨里一本正经地说欺负人的不是人,是空气……
好吧好吧,我们不去谈论岛国人民扭曲的思维方式了,我们就当一回拉磨的驴,蒙上眼老老实实地认同这个大前提(父母会因为女儿是天才感到隔阂)好了,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那么怎么解释月社妃放任四条家崩坏这一现象?月社妃明明深爱着自己的哥哥琉璃,却放任家庭崩坏,而天才的她又明知道这样会导致兄妹分离,是怎样?她有病吗?要合理地解释这一现象,除了把“月社妃深爱着四条琉璃”和“月社妃是个天才”两个前提之一给去掉才行。剧本给月社妃贴的两个标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生了冲突,这可能是作者始料未及的。

再说说,纸上存在的妃在本作中的一个重要举动吧——打开魔法之书。
前面已经三令五申过魔法之书是危险的东西,瞎开容易出人命,妃却“我不管我不听我就是要开”,完全一副“不作死会死星人”的姿态,并且自信满满地认为“这本书没什么危险”,但这一认知不也是别人告诉你的吗?所以你就随随便便信了?智商去哪了?这也算“天才”?
怕不是在逗我。
然后……就死了呗。
说实话纸上存在的妃挂掉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我觉得男主到最后都没有确认尸体本身就很有猫腻,所以妃一定会回来的。
哎呀奶不死的啊,这怎么奶死嘛,MD老人家我是专业玩家好吗,这怎么奶死嘛,专业玩家看这种局面还看不懂啊。
毒舌属性+女主角,还是实妹的情况下你告诉我怎么死,直接跳脸都能活,怎么可能死嘛,下一章稳定回归版。
跳脸,也活了,不可能死的,……不可能的…………
结果发现早就死了,作死那个已经是纸上存在了。

……
想寄刀片。
曾经很认真地思考过,如果不是纸上存在的妃而是真正的妃看到了魔法之书,她会怎么做?也会作一回死打开魔法之书吗?
我认真想过之后认为,会。
从四条家崩坏的详情中我们不难看出月社妃本质上是个愉快犯,既然能放任家庭崩坏这种不利于自己的情况发生,那主动作个死真是再合理不过了。何况又得到了“这本书并不危险”的情报,什么,你说天才不应该随随便便相信别人的一面之词?事到如今还有人把月社妃是天才这个设定当回事?!怕不是石乐志。
其实我对月社妃这个人物的看法很复杂,首先她是个受害者,家庭崩坏、寄人篱下,唯一可寄托的就是对亲哥哥琉璃的爱,结果也遭到魔法之书的剥夺,被设定了“必然爱上别的男人”的剧情,最后以死解脱。某种意义上的真爱者,敢爱敢死,值得钦佩;但换个角度想,如果四条家没崩坏,妃有何至于卷入到这么奇葩的闹剧中来,最终丢了性命呢?而妃自己却对四条家的崩坏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事到如今让我如何同情自己作死的人?
如果用DND九宫格来排个阵营的话,我估计自己会是“守序邪恶”,大概也正因为此,我特别讨厌不守规矩、不讲秩序,恣意妄行的愉快犯。在看到月社妃(纸上存在)作死的时候,我想到的是那个在北京八达岭公园下车的女子。此人被老虎袭击后遭到了全国人民几乎是一边倒的斥责,有人心疼为了救她命丧虎口的老母,也有人心疼动物园遇上了这么一个作死的游客惹上官司,还有人担心老虎可能会因此被射杀(还好没有),然而同情伤者的却少之又少,为什么?
因为我们在生活中遇到过太多这样的人了:在银行排队时插到1米线中的无理者,强行跑到公路上跳广场舞的大妈团,无视红绿灯乱哄哄横穿马路的行人群……我们或多或少都受过这类“不守规矩的人”的害,一再忍让换来的往往是得寸进尺、愈演愈烈。和这种人致气不但浪费时间、影响心情,正所谓生气伤身,气出病来没人替大家都不想的,于是多数时候我们只能装作没看见,惹不起躲得起。这时老虎出现了,老虎不像人一样,可以磨嘴皮子,可以撒泼耍赖,对于不守秩序非要下车的人,下场就是把自己送进老虎嘴里。
老虎代替人类惩罚了不受规矩的人类,于是乎人心大快。
你说这么一位主儿怎么让我喜欢得起来?人作死就会死啊。但要我完全彻底地讨厌这位仁姐我有于心不忍,毕竟她已经很惨了(虽然是自己作的)。
所以啊,别以为死个人就能搞大新闻了(诸君是否还记得《Charlotte》中妹妹扑街那集N站满屏的wwww弹幕?),若不能合理地圆上设定,玩家是不会轻易掉泪的。编剧同志你还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啊。

伏見理央:
本作最让我同情的人物。
小倒霉蛋儿。
总是面带笑容的人物要么是腹黑,要么就是有着很黑暗的过去。(巫净琥珀表示老娘兼而有之。)所以我一开始就觉得这个人物不同寻常。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是个纸上存在。

伏見理央是闇子制造出来的纸上存在,其存在意义就是作为夜子的保姆照顾这位大小姐,在与夜子、琉璃的长期生活中,理央被下了多重限制:
笑容常驻。
不得让夜子置于危险,不得与家人以外的人要好,遵从夜子的意志,不得讨厌夜子,维持夜子的舒适生活,夜子优先于一切。
不得让夜子不高兴,要设法娱悦夜子,成为对夜子有利的存在,对夜子奉献一切后消亡。
不得比夜子幸福。
不得让夜子觉得理央幸福。
要比夜子孤独,要比夜子不幸。
伏見理央不得度过令人羡慕的人生。
伏見理央的人生要以夜子为中心。
伏見理央的人生不能妨碍夜子。
伏見理央不能与人相恋。
不许与夜子以外的人一起活。
伏見理央不准爱上四条琉璃。
闇子是理央不幸的根源,而理央这个人物则像是为了映射闇子的阴暗、残酷、罪恶而存在的镜子,她是闇子扭曲、自私和近乎变态的母爱的产物。
理央同时也是这部作品中唯一一位无法获得幸福结局的女主角,她的路线事实上并不存在,无论怎样选择都不会出现理央的ending,纸上存在的妃至少还有一个虚假的幸福,但对理央来说,连这种虚假的幸福都是奢侈的,借助魔法书的力量变成吸血鬼的理央和琉璃相恋了,但那不过是个肥皂泡般的幻梦。

直到最后理央还是会回到夜子身边,履行女仆的义务,作为夜子的保姆存在,这是宿命,也是诅咒。
如果我是剧本家,那么可能会加入一个BEHEBE是理央撕了自己的魔法之书选择解脱,虽然消失了但不会再受到束缚,犹如《犬夜叉》里风中消逝的神乐:“我是风,自由的风。”
He则是让夜子知晓真相后,努力学习魔法书方面的知识,最后解除闇子给理央施加的种种限制,使理央最终得以和琉璃相守,两个纸上存在相依相伴,岂不美哉(王司徒脸)!
当然我也就只能想想而已,本作的编剧似乎和理央有仇,唯独不肯让她得到幸福。理央躲在树后流泪的那张CG,令我心疼。

说了这么多,我们再来谈谈伏見理央这个人物在设定上存在的瑕疵吧,这个分析将有利于我们看出编剧者在塑造人物和剧情上的不足。
首先,让我们根据作品原文中的信息,罗列一下伏見理央这一人物的特质:
家务万能。
喜欢动物,曾经和夜子偷偷抚养过捡回的小猫。
热情开朗。
无条件地喜欢夜子。
无条件地宠溺、照顾夜子及其他家人。
单纯,容易喜欢上琉璃这样同年龄的男孩子。
感情丰富,虽然很微弱但依然具备反抗心理。
上学。(这个bug很奇怪,因为夜子是不上学的,以夜子为优先的理央其实根本没有上学的必要)
……
我们不难看出,理央所具备的特质中,有些是闇子所需要的,即红色部分。有些则是闇子不想要的,甚至有可能对夜子造成危害,即蓝色部分。
所以,闇子在制造理央这个纸上存在时为何要多此一举,自找麻烦地加入一些对自己没有好处的设定呢?明知道自己的女儿对猫过敏,还要把预定要照顾女儿的女仆设定成喜欢小动物?就不怕她那天抱回一只猫让夜子生病吗?
设定上的瑕疵即在言此。
当然,我们可以看出,这一瑕疵并不致命,编剧完全可以说:魔法之书会自行补全人物设定,闇子一时疏忽,忘记加入和动物相关的设定,结果误打误撞搞出了一个喜欢小动物的女仆,差点造成严重后果。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但是这个补丁不应该由作为玩家的我们来打,而是应该由编剧者自己发现自己采取打补丁的行动。但是我们看到,编剧者并没有这么做。
不是他放任设定中的bug不管,而是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错。
设定上的瑕疵并不致命,作者对自己在设定上犯错的事实毫无察觉才是致命的。
这一瑕疵还折射出另一个问题:作者怎么看待“魔法之书”?
我们都知道在这部作品中,魔法之书近乎无所不能,能杀人,能造人,能消除记忆,能增加技能点(比如理央设定上家务万能于是就家务万能了),必要时还能强迫纸上存在自律行动(比如理央把写有自己和琉璃愉快回忆的日记给撕了),简直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谋财害命的必备神器,威力堪比大圣杯和不笑猫。然后呢?然后就没了。
我们不难看出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作者设定了魔法之书这一近乎万能的道具,但他对魔法之书的运作原理似乎并没有详细设定,魔法之书很像是作者拿来解决任何剧情漏洞的万应灵药,就像雁夜叔叔说的那句话:
“都是时臣的错!”

然后魔法之书就成了本作的最大漏洞。
如果由我来设定名为“纸上存在”的人形魔法之书,我肯定要仔细考虑一下纸上存在的产生机制,要设定一个人类,那么应该有哪些必要的特征,这些特征的数量要达到多少、魔法之书会不会自动补全某些性格特质……等等等等。
然而我们从伏見理央这一人物存在的设定瑕疵上不难看出:作者根本没考虑这么多,他只是把魔法之书当做推进剧情和圆上bug的道具而已,而这一道具内在机制如何,他并不关心,以致其中空空如也。
说完了瑕疵,再谈谈角色的片面性。
理央这一人物在形象上已经算是比较丰满。对琉璃,她的爱很卑微、很怯懦,所谓的反抗也不过是为了体验一次泡沫般的幻梦;对夜子,她不敢也不会憎恨她,虽然夜子某种意义上也是理央苦难的根源。

然后,对理央的制造者——遊行寺闇子呢?
当然有恨意,虽然是淡淡的,但是在理央冷静近乎冷漠地说出闇子对自己所下的限制时,我们仍然能从字里行间看出理央的憎恨和愤怒,那是冰冷的火焰,在无声地燃烧着。
但是,换个角度想,若没有闇子,理央本身并不会存在,即使闇子是出于阴暗、自私的目的制造了理央,她仍然是如同理央母亲般的存在,虽然这个女人从未把理央当做女儿对待。
这一设定上的复杂性本可以加以升华,上升到理央和闇子对彼此情感的复杂上,使两个人物的形象都更加丰满、真实。
如果说之前设定上的失误是“瑕疵”,那我们谈及的此处就属于“本可以写得更好”的遗憾了。
如果试着把这一遗憾弥补一下,会怎样呢?
对理央而言,闇子既是她苦难的根源,又是如同母亲般的存在,这一互相矛盾的双重特质有很大展开的空间;
对闇子而言,理央只是一个好用的工具,如果她有一天良心发现(这种良心发现通过夜子来促成比较合理),开始把理央当做人类,并进一步当做女儿来看待会怎样?甚至闇子的形象可以再完善一些,描述一下闇子制作理央的魔法之书时的情绪、心态,如果有些许的挣扎和压抑那就更好了,在制作魔法之书时也可以留些“后门”,为以后可能出现的解除理央被下的种种限制提供可能(我到底有多想要理央的HE啊……),这样做可以极大程度地改善玩家对闇子这一人物的印象。讲道理,这应该是日本人最擅长做的事才对,毕竟世界上没有其他人像岛国人一样喜欢洗白自己了。奇妙的是作者居然对这么一个可以极大提高本作逼格的切入点毫无察觉,这不能不让人怀疑编剧的功力。

遊行寺夜子:
世界的中心,夜子小姐。
本作的中心人物毫无疑问是夜子小姐,为了她死了一大票人,其中甚至包括她自己的母亲;有人(纸上存在)终身失去自由,形同奴仆;还有人死了又被迫“复活”,如同玩偶。
被人当做是不幸的象征固然很悲惨,但更悲惨莫过于自己真的成了招来不幸的人,遊行寺夜子即是如此。而最可悲之处莫过于,给别人带来了诸多不幸却毫无察觉。
仔细分析一下夜子的生存(不是生活)状态吧:
不上学。(Not in Education
不工作。(Not in Employment
不接受技能培训。(Not in Training
靠母亲生活。(eaten-old groups
茧居。(cocooning
宅在家中无所事事。(otaku

如果把夜子这个好看的人设给换掉,是不是就和遍布四海的茧居啃老死宅没什么两样了,喔对了,再加上个毒舌属性怕不是要被人盖上布袋暴打?
当然了,夜子变成这个德行不完全是她自己的责任,除了遊行寺家那一众连名字都没有,纯粹为了充当背景资料而存在的亲族之外,夜子的亲妈闇子恐怕要付很大的责任。
有一种好叫“闇子觉得这样对夜子比较好。”
说实话我实在不明白闇子的行事逻辑和处室方式的合理性,是不是得了不用魔法之书就会死的病?从游戏中我们不难得知,滥用魔法之书,尤其是制造魔法之书是以消耗生命力为代价的,闇子这种行为在我看来跟阿拉什见人就迫不及待地开宝具没什么区别,还特么是不带战续的。
退一万步讲,即使非要使用魔法之书的力量不可,理论上也存在更好的使用方法。
从游戏的内容中,我们不难得知,除了直接杀人以外,魔法之书影响人类的方式还有很多,可以直接作用在改变夜子处境的方式有两种:
1、改变记忆。
可以删除、扭曲记忆认知。比如年幼的彼方向琉璃告白后,引起夜子的玻璃心极大不适,于是闇子动用魔法书从琉璃的记忆中抹消了彼方的存在,但奇葩的是却保留了“有女孩曾向琉璃告白”的记忆,导致琉璃走上了德国骨科的道路……
我们这里先不谈闇子为什么非要采取“把彼方从琉璃的记忆中抹消”这种奇怪的方法(把记忆扭曲成叫出来打一架或是彻底摸消掉告白的记忆不好么?),单单就游戏提供的信息来看,在遊行寺本家闇子其实就可以采取类似的手段来解决问题,比如直接把众人记忆中的“白发红瞳是不详魔女”的观念给抹掉,甚至逆转过来,改成“白发红瞳是吉祥天女”。结果闇子采取了最激烈和最没效果的方式:杀人。在干掉了一票不知死活霸凌夜子的脑残亲族(明知是会招来不幸的魔女还敢霸凌,怕不是脑容量基本为零,此处的剧情也很不合逻辑呀)后,闇子又kill了一批背后嚼舌根,指摘夜子为魔女的遊行寺亲族。
于是我们看到,这种激烈的做法不仅没有改善夜子的处境,反而使之恶化了。在一连串死亡事件后,闇子和夜子最终被逐出遊行寺本家,到小岛上生活。
作为一个深爱自己孩子的母亲,难道不应该站在孩子的立场上,采取最有利于孩子的举措吗?所以在闇子小姐看来,把人都杀光就是最有利的举措、最优的选择了?这想法简直让我啼笑皆非,这哪是母亲,怕不是杀人狂魔。
2、改变观点态度。
由于魔法书的力量,琉璃的父母曾经一度复合(虽然忘记了女儿妃),充分展示出魔法之书有能力改变人的观点态度。而在游戏的前期剧情中,我们看到一本魔法书就可以改变学校的大家对日向彼方看法,把她当成“带来不幸的魔法使”,可见魔法书在作用范围上也很广,用魔法书来改变遊行寺本家亲族对夜子的恶劣态度是完全可行的。然而,闇子还是选择了杀人……
完全归咎于“闇子是个杀人狂魔”的假设当然很容易,但我更倾向于作者对自己对魔法书的能力缺乏完整的、清晰的认知,很可能写到哪算哪,完全忘记了“魔法书其实还可以这么用”,从而出现了剧情在逻辑上根本站不住脚的现象。
此外,如我们之前已经说过的:夜子要对自己的处境负很大的责任。
无知不仅是罪,而且是很大的罪。
夜子这10几年的人生除了被欺凌、窝在家里看书还有什么?好像真没有。
对于夜子这样孤独的人来说,对于身边仅有的亲人和朋友应该采取极为珍视的态度才是,但是游戏里的夜子怎么看都很冷漠。
闇子:母亲闇子在故事的后期消失了,据琉璃推测,应该是在过度使用生命力制造魔法之书后消失了。而沉迷读书的夜子直到旁人提醒才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这完全不是为人子女的态度吧?就算闇子确实时不时离开小岛去搜集魔法之书,但考虑到魔法之书的危险性,身为女儿的夜子也应该担心一下工作中的母亲,比如打个电话什么的(别跟我说这个世界没有手机啊)。
理央:对于一直服侍在身边的理央,夜子是个什么态度呢?当朋友?当亲人?恕我直言,没看出来。
如果真把理央当朋友当亲人,那么就应该看出理央的生活状态很不正常,明显的被束缚状态和过于无私的奉献姿态显然是有问题的。而夜子呢?满足于理央的奉侍,宅在家中喝茶看书,过一天算一天。
琉璃和妃:对琉璃的情感很复杂,少女不知道什么是爱,又受了毒舌妃的影响,单方面地把喜欢当成了讨厌,结果处处给琉璃制造麻烦,本作中的第一个事件就是夜子为了捉弄琉璃打开魔法之书造成的(心真大)。但是我们需要说明的是,夜子是把妃当成挚友看待的,即使讨厌琉璃,就可以无视他“挚友之兄”的身份随便动用魔法之书恶整了吗?这算哪门子朋友?
夜子精神上的幼稚和冷漠固然可以用“宅在深闺”来解释,但不要忘了,夜子还是个读书家,读了这么多年书就没有一点长进吗?书本虽然提供的是一种拟似体验,但仍足以提升人的精神境界、陶冶情操,但是夜子除了窝在家里使小性子之外还学会了什么?
日本的acg作品很喜欢以“成长”为题材,历经艰险不断提升level,花了24集的时间终于明白怎么打倒boss,就连佐助同学不也突然醒悟应该去助拳鸣人了吗?夜子小姐在经历了庞大的文本和一大票人的扑街以后有成长吗?

还是有的,至少能出门走两步了,勉强达到了范伟同学的水平?
而这一微不足道的成长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死了一票遊行寺本家的亲族。
日向彼方丧失了记忆和初恋。
月社妃自杀、四条琉璃殉情。
死了的兄妹还被迫以纸上存在的形式“复活”,只为了安慰夜子。
伏見理央沦为如同终身奴隶般的存在。
为了制作妃和琉璃的魔法之书,闇子耗尽了生命力。
……
作为观众,我们是应该为了夜子小姐的成长而鼓掌呢,还是应该因为她的成长而付出了巨大代价的“旁人们”苦笑呢?

日向 かなた:
很迷的一个角色,明明是真正意义上的真·女主角,但是外形上并没有女主角的气场(听说粉头发都是淫乱?),而且最惨的是,租后也只有一个NE。编剧你怕不是和彼方有仇吧?
本作中少有的几乎没有黑点的角色,而且行动能力强大,比优柔寡断的男主角简直不要好太多。作为小岛上魔法之书的第一位受害者,比之扑街的诸位遊行寺亲族和四条兄妹,彼方的结果简直不要好太多,仅仅是丧失记忆和失去初恋而已,简直不能更赚!
至于只有NE这点,某种程度上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个故事本身就不存在GE。已经死去的琉璃和妃已经无法复生,纸上存在终究不是复活的本人,即使让彼方和纸上存在的琉璃在一起又怎样呢?怎么看都不存在happy的要素,甚至某种程度上是BE,毕竟纸上存在的本体是魔法书,而相比易逝的人类,魔法之书更能长存于世,所以彼方和琉璃的终点怎么看都不会是什么好结局。
某十里坡剑神bill7437曾说:“玩仙剑的人大概没有不喜欢李逍遥的,我也喜欢着李逍遥,因为他承载了也成全了我幼时的大侠梦。
只是他太温柔了,对每个女孩都那样的温柔,而他的优柔竟使温柔成刀。
一遇逍遥误此生,灵儿如是,月如如是,秀兰与香兰亦如是,只是灵儿和月如选择了满是荆棘的道路,为爱义无反顾,而后两人没有挣脱枷锁罢了。
想想,灵儿和月如的悲剧都是乱帅一把的李逍遥的错,如果我可以决定剧情,李逍遥还是老老实实地和我在十里坡砍蜜蜂到天荒地老最好!XD,这样子,是不是就不会有所残缺?”
彼方最大的不幸就是遇见了四条琉璃,并且爱上他,失去记忆前如是,恢复记忆后亦如是。

クリソベリル(克丽索贝莉露):
本作搞事王。
强行洗白的典范。
虽然只造成了琉璃兄妹的死亡,但是考虑到遊行寺本家的亲族们连名字都没露,杀人数量虽不多,但给玩家的冲击比之闇子只大不小。
然后,篇末洗白了。
其实在我看来还是洗不白的,因为不管这人以前受过多大的悲惨遭遇——初次爱上的少年背叛、遭到父亲出卖、死于火刑……但这都不是克丽索贝莉露小姐可以搞事到把人搞死的理由啊。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你找对仇人行不行?四条兄妹怎么你了?一不小心,把人玩死了……
如果说当初不小心逼得妃自杀、琉璃殉情还算是玩脱了,那这两人成为纸上存在后为什么还不肯安生?可见完全没有反省过。
哎呀洗不白的嘛,这怎么洗白?当然死宅的三观本来就和正常人不同,反正是白发红瞳的美少女,死宅对美少女一向很宽容是不是?
某种意义上形象非常单薄的人物,存在意义就是搞事以推动剧情,以至于让人觉得故事结构非常空虚,毕竟这种靠人物搞事推动剧情的模式实在没有“无巧不成书”的感觉。这个人物也是编剧笔力不足的直接证明。
四条琉璃:
………………………………………………………………………………………………………
算了,我们还是不谈这人,感觉有这人没这人剧情都没什么变化。
《亦恕与珂雪》中大东曾说:亦恕这个男主角随便找个人都能演。我觉得这个评价也很适合琉璃这个男主角……
总结一下,想标新立异却没有足够功力,最后玩脱的典型,不建议以下人类食用本作:
三观正常的,
对逻辑结构敏感和执着的,
追求happyend的,
不喜欢判子绘的。
对声优有着狂热执念以致可以忽略剧情、完全的颜控动物、秉持美少女就是正义的玩家可以尝试一下本作。

最后开个玩笑,如果本作能有一张夜子坐在书斋中,在尸体环绕的情况下安静阅读的CG,我想本作的逼格会有一个不小的提升。你看,《天使不在的十二月》中某张CG不也骗得广大无知死宅纷纷踩进粪坑,然后广大乡民掉坑了却爬不上去,为了安慰自己不得不吹嘘一下粪坑生活的美好,时至今日不也有不小的名气嘛(笑)。
PS:这篇文章从落笔到完成跨越了134天的时间,其实倒没写那么久,只是中途各种事故层出不穷,写完殊为不易。感觉2017年都在兵荒马乱中度过,想要像《深宫幽情》里的绮罗那样抱怨一下:“都没发生什么好事!”但又觉得太过奢侈,还是睡一觉起来看看书吧,新的一年也开始了呢。
祝大家新年快乐!

目前评分 (共 1 条记录)

「啊……那真是恭喜你。不过谣江,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丈途同学在这里啊。」
[IMG]http://img142.poco.cn/mypoco/myphoto/20130525/13/6450049420130525135046033.gif[/IMG]

msoeg

版主

1楼
本作的主旨明明是「打脸」。
认真地说的话,反正我觉得本作中主要角色其实是参照各种「gal玩家」来设定的——也就是说,脑子都有问题。
当然逻辑碎一地也是客观事实。
至于本作的价值在哪里…
让死宅也能以旁观者的角度感叹道「死宅真恶心」。
反正我个人是读得挺解气的。
顺便欢迎点反对: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4143243/answer/144584945
我不信仰神灵。我不知道信仰神灵是否正确。
我不信仰马克思。我不知道信仰马克思是否正确。
我不信仰金钱。我不知道信仰金钱是否正确。
我不信仰能力。我不知道信仰能力是否正确。
我信仰美。但我同样不知道这是否正确。

真紅

LV.0

2楼
这作剧情讲什么来着?

难道不是来听小仓结衣的吗?
She kept her eyes into sky, and I was attracted to her.

塑料王

LV.5

3楼
首先,感觉LZ对CV是相当的有研究,之前看LZ的《樱吹雪》那篇帖子就是,对CV也是做了详细的介绍。

当初推完《纸上魔法使》的时候其实也是想写点什么来着,不过到底还是输给自己的懒惰以及没时间,所以放弃了,这次正好借LZ的帖子说点啥。

先说LZ最先提到的闇子。首先对于LZ提到其中“干涉四条琉璃和日向彼方初恋,使琉璃忘记彼方”这点,我想进行纠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干涉男主和彼方的应该是夜子,我记得剧情是说彼方某天晚上把男主叫到教堂去要进行告白,然后夜子尾随过去,听到彼方的告白受到打击,夜子为了抹消这个告白而发动魔法书,使得琉璃,彼方和夜子三人都失忆了才对。是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情,所以闇子用魔法书将琉璃的感情引向了他妹。所以应该说闇子在这里并没有干涉男主和彼方。当然如果我记错了就另说了……而之后月杜妃和琉璃的死我觉得也和她没啥关系,因为月杜妃的死纯粹是她自己作的,非要逞能去翻书,那你赖谁?琉璃的死则是因为他自己心里承受能力太差所致,一个大男人就这么轻易的殉情了简直丢人啊。当然我不是说不能殉情,但是你就那么默不作声的殉情就让人不爽了,连夜子他哥都知道为了给妃报仇而报复性撕书去,他TM的毛的动静都没有啊……

然后说道关于闇子很招人恨这点,别人我不知道啦,不过就我个人来说,我觉得还好啦。闇子为了夜子可以不择手段这点我觉得很正常啊,母亲为了子女不择手段我认为很有可能啊,特别是闇子处于这种极端的情况。至于闇子的其他扭曲我也觉得不是不能理解,毕竟遭到那种对待了,还能正常就怪了。换我的话我也得去报复社会了……当然并不是说闇子可以洗白,但至少也不是那么招恨。而且就我个人的观点来看,闇子还真算不上万恶之源,反而妃才是,她要不作死去翻书,就根本没后面那堆事……

关于月社妃,其实我一开始并不喜欢这个角色,因为她给我一种装清高的感觉,而后她作死非要去翻书这点就更让我对她不爽了。不过后半段突然对其产生了好感,主要是因为她那种宁愿死也不肯受魔法书的摆布的骨气让我很欣赏,无论是为了不被书改变自己的感情而自杀还是不愿意当成纸上的虚伪的存在而烧书。但是因为作死这个行为简直是一丑遮百美,所以最后我对于她也就是个自作自受的评价。

然后还想纠正一下LZ,游戏从一开始,直到妃出车祸这段剧情的妃都是真人,之后的才是纸上的存在。

然后关于男主和妃的家庭,这点不得不说的确逻辑很奇怪。就因为女儿是个天才所以就和父母产生了隔阂这个就咱们来看简直匪夷所思,真是不知道到底是作者只是为了制造矛盾而隔阂,还是也许11区的人就是这么想的?毕竟我想起《近月少女的礼仪》里,樱小路露娜也是因为是个天才被父亲所畏惧,类似的例子在其他作品里貌似也有过,所以只能说11区的家庭伦理关系确实是我等天朝人民所无法理解的吧……

伏見理央是个很可怜的角色,这个貌似大家基本观点一致就不说了。

然后是彼方,这个居然才是真女主让我很难接受。虽然我并不讨厌彼方,而且后面彼方的表现的确很不错,但是我是银发控啊!所以夜子这么中我靶心的妹子居然没得到好结局就让我十分不满。但正如LZ所说,即便最后和男主成了正果,彼方的结局也确实算不上是GE。这种跨界恋本身就是困难重重,没主角光环的保护基本上结果都好不了……

最后说夜子,我觉得真是个很惨的角色,或者更准确的是个很倒霉的角色。我在贴吧看到很多对于夜子的评论有一点是,明明攥着一手好牌,结果却楞是输了。的确琉璃其实最初见到夜子的时候就被夜子所吸引,就算夜子一直抗拒琉璃,但琉璃也不厌其烦的来凑近夜子,比起彼方真是在起跑线就领先了,真的是连运营都不用,只用F2A就能赢了。只可惜她却错过了机会,让彼方出了6神装直接翻盘。貌似很多人对于夜子除了同情外很多都是批评,虽然身世可怜,但最后的结局却是咎由自取,自己的不作为使得本该到手的幸福溜走了。

但是我个人觉得这个真不能怪夜子,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她是倒霉呢,因为她的这个角色定位就是这样,换了别人到这个角色也会是一样,比如换成彼方或者妃都会一样。怎么说呢,在我看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Galgame就是个花样虐妹子的百科全书,经常一些妹子被赋予了与一个娇弱少女完全不符的沉重的背景和悲惨的使命等等,仅仅是为了制造与男主能够发生故事的条件而已。所以夜子她不能有所作为,只能等着男主来救她,要不然还要男主干嘛?但是可惜的是本作的男主实在是不给力,弱的一逼,居然就简单的殉情了。当然前面也说了,不是说殉情不行,而是男主什么都没做就直接殉情了,跟开头那个见到夜子即使被讨厌也要不断凑过去的厚脸皮的男主真的是一个人吗?结果最后只能让夜子强行成长,所以这结局给我一种很突兀的感觉,夜子莫名就“成长”了,而且还成长的没啥意义……

至于男主,emmmmmmmm…………送你一发
!夜子归我了!




感觉好久没看到有人发这种长篇的Gal感想文了,看到LZ的此贴,我真是倍感欣慰啊。

目前评分 (共 1 条记录)

  • 美味果冻 坑币 +30 我觉得夜子成这样母亲要背不少锅 2018-02-28 08:21
来自CK的新人。 可恶的守望,居然让其他论坛的人都知道我的外号了! 没错,就是那个叫“玉樹桜”的家伙!

风铃の蓝

LV.2

4楼
虽然这么说有喜欢吃这口屎的嫌疑,不过该作有些东西还是很引人深思的,比如开始的翡翠的排挤原理,本以为彼方是龙套的我确实感到很惊,随后引发兴趣了却来了一套组合拳给我,半惊半忧的心情吧,大概
我不知道黑夜何时来到,但我从不畏惧它的降临

美味果冻

版主

5楼

当时看完真是觉得,把这游戏当悬疑galgame看的我真是蠢得一比。

哦原来是这样。什么居然是这样?窝草,竟然是这样。WQNMD前面说的都TM是错的!?

剧情有转折挺好,一直让玩家蒙在鼓里骗来骗去就让人感到恶心了。

至于角色嘛。。

夜子成为现在的样子虽然有不少外部的原因,但这并不代表着玩家就会因为这些外因而原谅她。

暗子请背大部分的锅,明明知道魔法书的危险性还如此肆意使用。爱女儿不是这么爱的。

妹妹的行动力和抗争能力给人留下了异常深刻的印象,相信火中弹钢琴一幕让许多玩家无法忘怀。

女仆真是个可怜人,明明创造出来又有了自己的意识,却又只能像人偶一般。

最后的男主。。我在BGM看到一个评论:男主在这游戏里真的爱上别人过吗?

仔细想想也对啊,除了早就要好的妹妹,男主在个人线路有哪些攻略过程?本来男主心思细密,妹妹被车撞死了,尸体都不确认就完了?当天直接自杀,然后又混混僵僵的过了一年?
暂无权限

暂无回复权限,你可以登录后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