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242 | 回复 2

分崩离析的理智——转瞬即逝的身影31 临阵磨枪(上)

泪の星辰

LV.5

楼主
雨水沿着脖颈淌下,我一动不动地躺倒在水泥地上。
啊,好冷衣服全湿透了。
身体发热根本用不上力。
【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仿佛要把内脏给扯出来般。
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姿态,任凭雨水冲刷。
视线逐渐地变得模糊不清
就在我即将昏迷过去的时候。
突然有把伞出现在了我的头顶。
【喂,小鬼,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下面露出了张眯着眼睛的男人脸庞。
……救】
竭力地张了张嘴,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猛烈的咳嗽。
男人将手贴在我的额头上。
【烫的有些不妙啊,总之就先来我家吧。】
然后身体被抱了起来。
【爸……爸】
【喂喂,别认错了,我叫【伊诺斯•艾尔】,给我记好了。】
在恍惚间,看到了那个微笑的面容慢慢地扭曲,浮现出了人类无法做到的诡异笑容。



【喂,喂,喂!小鬼,该起床了。】
叩击车窗的声响让我回过神来。
发现萨菲罗斯不知何时已经举着雨伞站在车外了。
【唉?我,刚才睡着了吗。】
慌慌张张地从座椅上坐起身来。
啊,带着好像做噩梦一样的扭曲表情,总之现在赶紧给我出来,这训练可是你自己答应才带你过来的,可别让你的教官久等。】
啊,我知道的啊......】
虽然之前对于这个丝毫不顾虑我心情的家伙的那个不合时宜的电话感到生气,但是在下楼后听到【因为现在的你只能拖后腿所以上午顺便给你请了几个之前事故幸存者帮你补课】之后,就失去了发怒的立场。
(如果变强的话,就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也可以保护那个丫头了。)
这个男人应该也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在给我提供援助。
【非常抱歉。】
一边道歉着一边推开车门。
车外的雨水及冰冷的空气让我缩起了脖颈。
(说起来,和伊诺斯叔叔初次见面的那天,也是在下着这样的雨啊。)
带着这种心情,我随着萨菲罗斯来到了这家叫做【鵺之居】酒馆
男人熟练地把雨伞收好放到了旁边的架子上,然后对旁边迎上来的服务员说道:
中井真宏,已经和你们老板预约过了。
【啊,好的,那么俩位这边请。】
服务员对我们做了个手势,顺着引导,俩人绕开了酒馆的营业区域,沿着左侧的员工通道来到了的最深处的电梯,在按下了【-2】的按钮以后,电梯开始下降。
【叮——】
在一声清脆的响声中,电梯门缓缓地打开了。
眼前的是和一楼毫无区别的场景,唯一的区别是这里除了电梯中的灯以外没有光亮。
这让走出电梯的我不由得感到有些扫兴。
【我说,来这种黑漆漆的地方真的能够训练吗?】
【马上你就会明白了。】
男人回答。
【根据规定我最多送两位到这里了,接下来只要往里面的通道走,再左拐往前直到下一层楼就是了。】
【啊,辛苦了。】
身后带路的服务员礼貌地朝着我们鞠了个躬,接着身后电梯门就这样关上了。
四周恢复了黑暗,只余远处写着【安全通道】的牌子还在发出微弱的荧光。
【啪——】
一丝火苗从男人的手中摇曳着升起,紧接着空气出传来了烟草的味道。
【跟上我。】
叼着烟的男人像是早已习惯地沿着前面踏出了脚步,而我则一边皱着眉头一边跟在后面。
对于这种味道,果然还是习惯不了。



虽说是摸黑前进,但是萨菲罗斯对于这里的路径已然是轻车熟路,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地下三层。
因为耳旁那断断续续传来的击靶声,我一开始还以为只是个射击场。
直到沿着铁质楼梯下来才算是明白了萨菲罗斯的用意——这是个囊括着射击场的地下私人训练场。
空间相当宽敞,大约有我高中时期操场那么大的规模。
里面的设施相当齐全,还有好几个我叫不出名称的,到了能够让人惊讶的地步。
【中井先生!好久不见!】
就在惊讶的时候,台阶下面传来了少女的声音。
【哟,环,最近过的好吗。】
萨菲罗斯弹掉烟头,微笑着抱了抱那个朝着他跑过来的妙龄少女。
......说起来,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露出这样的笑容。
那是种,即使是我这样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也能够感受到的感情。
还真是关系好呢,感觉像是父亲见到女儿似的。
【还是老样子,住在小公寓里面呢,马迪克斯先生经常来探望我,多亏了他我才能够从那段日子里面挺过来。】
穿着白色高领毛衣的少女露出了明亮的笑容。
【抱歉啊,因为我的任性,给你们添麻烦了呢。】
【没,没关系的,毕竟是中井先生的请求呢!】
少女努力挺直着身躯,但是她的肩膀仍在发抖。
【抱歉啊,或许是最后一次的请求了。】
男人挠着头露出了苦笑。
【对了,环,听马迪克斯说你大学快毕业了,已经找好工作了吗?
【啊,目前在一家单位实习做会计来着,比起这个,您后面的这位是?】
她有些怯生生地望着我的脸。
【啊,我来介绍。】
萨菲罗斯毫不客气地把我一把拽了过来。
【这个小鬼就是这次要麻烦你们训练的对象了呢。】
【唔,请多指教。】
遇到陌生人让我多少有些紧张。
【那,我顺便去喊马迪克斯先生过来!
【哦,去吧。】
少女兴冲冲地跑向了里面,身后的萨菲罗斯从上衣口袋里又掏出了烟盒。
不出一会,那个从进门开始就在断断续续响着的击靶声停了下来。
然后,一个长相魁梧,身穿白色背心美国男子被白衣少女拉着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那看起来像是特种部队待过的壮硕肌肉,还真是位相当有气场的男人。
唉?这里还有外国人吗?萨菲罗斯那家伙根本就没和我说过这种事情啊?!
一边组织着不流利的英文一边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那啥......hello......】
【不用这么麻烦,我会日语的。】
一旁的少女捂着嘴笑了起来,而壮汉则是头疼地摆摆手。
【不管怎么说,这种场景还真是让人充满了既视感啊,真是的......喂,中井,你都不和人家说一声的吗。】
【这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吧,倒不如说这种发展会比较好玩。】
放下火机的萨菲罗斯脸上满是和蔼可亲的笑容。
【我说你啊......】
壮汉叹着气一脸无奈。
【那么,拜托我和环酱就是为了这小子吗,该怎么说呢,日本还真是多灾多难啊。】
他把视线投在了我的身上。
【我是先说好,这是最后一次了,毕竟谁都不想被牵扯到这种事情里面,你懂我的意思吧。】
【抱歉,真的是走投无路才麻烦你们的。】
听了萨菲罗斯的回答,壮汉重重地叹了口气。
【总之,这次算是看在战友的份上,不过这种训练可不一定适合这小子啊。】
他拿手指比划了一下。
【毕竟是特种部队的训练量,小伙子,你能够坚持得住吗?】
【哈?】
突然冷汗直流。
我如同木头人般愣愣地转过头,身后的萨菲罗斯脸上挂着【我看好你哟】的类似蒙娜丽莎般神秘的微笑。
我特么再也不敢信这种魔鬼的鬼话了。
【喂,喂,中井,这孩子怎么突然就流眼泪了呢?】
【哦,那应该是能够荣幸接受高人指点的,喜悦的泪水。】
萨菲罗斯轻轻地吐出嘴里的烟圈,摆了摆手把烟灰抖落。
【嘛,先不要吓唬人家了,总之先老惯例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约翰逊•马迪克斯,你可以叫我马迪克斯先生这边的姑娘是九条环。】
少女微笑着朝我点了点头。
【你好。】
【那,那啥,我叫【呆毛泪】,你们可以喊我【呆毛】,请多关照。】
虽然萨菲罗斯告诉我这俩人可以信任,但为了避免把无关人士牵扯进来,我并未透露自己身为魔法师的事实。
【嚯?还真是有趣的名字,也罢。事情我们俩大致都在中井那听说了,那么就直接进入主题,由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将由我来担任你的短期教官,我会尽最大可能把你会需要的东西你,没异议吧?
【好,好的。】
我咽了咽口水。
【丑话说在前头,假如你打退堂鼓的话,将会由环酱来进行【惩罚环节】。】
【唉?还有这种东西的吗!】
我把视线投向后面的萨菲罗斯,男人的脸上笑意变得更浓了。
......】
【朋友,你听说过【香蕉君】吗?还是说,你知道什么叫做【森之妖精】呢?】
是你出的主意吧喂!
【为了锻炼你的忍耐力,你将会被绑在椅子上,由环酱给你随机播放,用来锻炼你的意志力。】
【虽然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用,但是能够帮上忙的话,环,会努力的!】
......
考验意志力干嘛会放这种鬼玩意啊啊!你们都被这个魔鬼蒙蔽了眼睛啊!!
【加油啊呆毛,我晚点再来接你,可别死了啊。】
(我可不这么想啊......



【那么首先是简单的体能测试。】随着马迪克斯来到场地的边缘,然后他用手指指着整个场地说道。
【呆毛,给我绕着这里跑到自己跑不动为止,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场地一圈粗略看起来大约有450米左右。
虽然比学校最外圈还要长,姑且还在接受范围之内。
最可怕的是,没有规定圈数,那么就等于是在能跑的情况下不断挑战极限。
话虽如此,自己也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认真地跑过了。
不过我还是应了下来。
【好,好的!】
【什么好的!给我回答【知道了长官!】!立即执行!】
......知道了长官!】
【很好,那么准备开始吧!】
我缓缓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然后在马迪克斯3、2、1,开始!】的吼声中,奔跑了起来。
尽可能保持着呼吸的频率和速度,我就这样跑了4圈。
到第5圈中途开始,呼吸开始紊乱了。
到第8圈开始,我终于支持不住,摔倒在地上。
【到此为止!】
【呆毛,不要紧吧?】
环上前关切地扶起了我,因为累连道谢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对着她勉强地点了点头。
马迪克斯......先生,结果......怎么样......
壮汉的脸上满是凝重。
【老实说,也就比一般普通人好一点的水平,整体而言还是很糟糕啊,而且是短期内没办法补救的那种。】
【那......那么......
【啊,不过不要那么悲观,你的身板和普通人相比算是比较硬朗的类型,缺点就在于耐久相对较为不足,想要弥补只能靠长久的锻炼,不过时间上不允许,只能退而求其次,侧重几点来进行重点讲解。】
【麻烦您了。】
【你的情况的话,我会优先考虑锻炼你的回避动作以及枪法,当然考虑到近身的可能性,也需要学习一下一定程度的近身战才比较保险。】
【好的!长官!】
【那么先休息5分钟,因为时间很紧,训练马上继续!】
【好的!长官!】
在短暂的休息后,我跟随着马迪克斯来到了射击场。
紧接着他从旁边的柜台上拿了把M60递了过来。
【就用这把枪试试吧,先瞄准对面的靶子,不过介于对手不是那种会呆站着让你打的关系,直接开始移动靶的训练吧,从10米开始。】
【唉?】
【我也会和你一起,环,拜托了!】
【好的。】
少女按下了开关,远处的移动靶开始竖立起来左右摇摆。
【开始吧。】
扳击锤屏息凝神,——
【砰——】
【呆毛,6环!
【砰——】
【马迪克斯先生,1环!
【啧......
在刚刚开枪的时候,因为太过在意靶心,手一晃就出手了。
【出枪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啊,是因为经历过实战的关系吗。】
【啊,因为被托付了大口径手枪,也得到过他的指点,算是有写经验吧,不过经常会打歪就是了。】
【中井的大口径手枪?那规格和后座力作为新手来说的确有些过分了呢,不过这样教起来也轻松多了,呆毛,你的问题有俩个。】
他朝着我走了过来。
【一是焦点对准准星,二是对于扳机的控制,把枪给我。】
【好的。】
然后从我的手上接过M60。
【不要急躁,你需要时间去培养一种区域瞄准的习惯,也就是你瞄准的不是靶心,而是靶心周围的区域。
【去瞄准整个区域么......对于我来说光是瞄准准星都很勉强了吧。
【每个人的手或多或少都存在晃动,特别是射击距离越远,幅度也就越大,正因如此无论如何认真瞄准,让瞄准点固定在靶心这种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达成的这样做同时也会造成瞄准时间过长最后的结果使得手臂感到疲劳,反而晃动更大,不过关键还是多加练习,找到那种感觉。
【砰——】
就在说话的间隙,从扳击锤到开枪行云流水的动作仿佛一气呵成。
【马迪克斯先生,1环!
【看清楚了吗?换你来试试。】
【好的。】
从马迪克斯手中接过手枪。
扳击锤,举枪射击——
【砰——】
【呆毛,7环!
这次还是扳机的问题,下意识就按下去了。
【作为新手来说算是很不错了。】
就在我懊恼不已的时候,马迪克斯上前鼓励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在我老家的洛杉矶市警察局射击教练经常会告诉学员的一句话是:让你每一发子弹的发射都是突然的。这听起来是不是很矛盾?】
【又要控制射击,又要突然的,这根本做不到吧?】
我有点懵了。
【听着,作为过来人的建议是,当你在瞄准以后,以自己食指压住扳机,接着稳健地施加压力,别去考虑什么时候枪会响,而是尽量维持不动,在这个时候,你的心里一定要有一种持续加力道的意识,由于自己并不清楚枪再什么时候响起,那么也就不会产生反动作了。】
【但是这样,开枪的速度就会变慢吧?】
【正是如此,诀窍这种说的容易,实际需要掌握的速度可没有那么快,需要长时间的练习,但通过这种练习,能够在短时间内让你的射击水平获得极大的提高,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把它告诉你的原因。】
虽然一时半会还没有来的及消化,但是马迪克斯说的的确都是很实用的道理。
【请让我试试吧。】
我举起了手中的枪。
【就是这个气势,那么,先来个100发吧!
【好的,长官!】
我不知道什么才是有价值的东西,但即使跌跌撞撞我也会朝着我觉得有意义的方向前进
那么假如就算有一天我消失不在,曾经站在这里望着我背影的你,就是我存在过的证明
那么,此生无憾

咲羽雪風

LV.19

1楼
呆毛出来之后获得技能精神污染A+满脑子啊♂

truelight

背锅的管理员

2楼
害我专门去查了一下那两个词,你这个gaygay的家伙!
不要说跌倒了再爬起来,有些人永远不会站起来了
暂无权限

暂无回复权限,你可以登录后尝试